黃可偉《電音家族.七》

前文:


上個禮拜,阿約帶外婆到 AT 17 的工作室錄音,雀躍得就像初戀的小女孩。當她聽到盧凱彤重新編的旋律,又聽了二人演唱,當下就接受了,錄了一系列歌後,她大讚兩個女孩又漂亮,又有才華,唱歌又好聽。事後 T 說,AT 17 想不到外婆那麼開通呢。

再過了一個星期,T 就給阿約拿了一個試錄的唱碟。阿約一聽,盧凱彤將二人的聲音,與外婆的聲音都分割成一句句,再重新組合起來,變成梅花間竹式的對唱,再加上用電子結他嫵媚嫋娜的電音音樂伴奏,幾首歌變得新潮又前衛,淫而不賤,完全切合了音樂會主題。事情進行得很順利,阿約很期待音樂會快點到來。

只是,只是事情為甚麼會急轉直下呢?大家也想不到後來,悲劇就在大家沒有留意的時間發生了。與盧凱彤五分鐘前在 Whatsapp 聊天約會的朋友,也沒想過五分鐘後,盧凱彤便墜樓了。阿約事後想,盧凱彤大概掙扎得很努力,也很辛苦,最後才用這種方式結束一切。

他想過,為了尊重死者,要不要取消客家山歌的環節,只是林二汶說:「不想令婆婆失望,而且 Ellen 那麼努力生存,我們也不能放棄啊!」於是節目便繼續進行,只是本來二人的表演,現在只剩下一人,還有夾雜外婆與盧凱彤的錄音聲演了。

缺了一人的 AT 17 表演結束時,大家都站立起來向死者致敬。這時音樂會開心中又帶點哀傷,外婆在落淚,問身邊的阿約說:「為甚麼會這樣呢?這麼好的女孩……」

這半年,阿約覺得很抑鬱,繼上幾個月,幾個在旺角騷亂衝擊警方防線的年青義士坐牢,有的流亡海外,上個月政府又決定用不合理的手段,中止提倡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繼續活動,只怕香港不止距離民主愈來愈遠,連本來已有的自由也快要消失了。阿約不懂政治,不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但即使懂政治,又可以做甚麼呢?阿約不懂前路可以怎樣走下去,不過每當他想起 T 曾說過,文化是立國之本,就覺得有了渺冥的希望,況且文化是他可以做到,可以做得最好的東西。

下年六月,他就要畢業了,他還未想畢業後的前路,只是他想在還有自由的時候,給香港留一份小禮物。阿約決定,畢業論文做客家山歌在香港社會的歷史流變,一來他為文化節蒐集了很多現成資料,比較熟,其次這個題目做的人不多,更重要是他想做一個會令外婆開心的研究。系中本來沒有人做這方面的研究,不過他找了研究粵劇的專家陳守仁老師,老師雖然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他說好,那就好了。

陳老師以往發表過一篇文章,說任劍輝白雪仙的粵劇戲寶《帝女花》,作詞者唐滌生在五十年代看見中共專制,於是借這個明朝愛情悲劇借古諷今。

「民間樂曲,有很多都是關於反抗的,看來現在的香港人也會有共鳴。」陳老師說得很隱晦,阿約卻隱隱覺得陳老師會同情入獄的年青義士,自己沒有找錯他。很快,阿約就投入寫畢業論文的工作了。

又一次做愛後,阿約跟 T 提及論文進度,T 卻沈默不語,阿約覺得有事發生了。過了一會,T 才說之前申請了幾間外國博物館的職位,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與英國維多利亞與艾拔設計博物館的資料館員職位都中選了,他正在考慮去哪一間,但兩間同是出色的一流博物館,令他很難選。阿約聽了很困惑,又覺得 T 做了背叛的事,他隱瞞自己應徵,是背叛自己,他離開香港,是背叛自己的家。阿約沒說出心中話,只是問:

「要何時決定?」

「下個月。」

時間倉卒得阿約認為沒有時間挽留 T 了。

「沒有甚麼想問我嗎?」T 問。

阿約搖頭,說:「我一向信任你的選擇。」

阿約說了信任,但沒說不贊成。

「自從資料館辦了情色文化節,流傳贊助人對我們不滿,只怕下年會減少資助,要裁減非必要職位。我的同事年紀大了,找工作不易,還是由我往外面闖吧……」

……

「這樣也好呢,我可以趁機向外國人推廣香港文化。兩間博物館的職位都可以參與策展的籌備工作,或許……可以向他們提議,加入一點香港元素吧……」

……

阿約還是不應。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