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黃絲已經徹底失敗?》

上一篇文章,劉信談到了「佔領中環」是否「偽革命」的問題。其實「佔中」從未發生,因為黃之鋒、周永康等人在當年 9 月 26 日突襲政總前地一事被捕後,某教授臨時改變了原定計劃,提早在政總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事後爆發的佔領運動,亦從未佔領過中環。此外,當時主導運動的「雙學」(學聯和學民思潮),則從未承認自己在鬧革命,因他們害怕中央把佔領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惹來中央大力鎮壓。

那麼,寒兄在文中宣稱「黃絲徹底失敗」,事實上又是否那樣呢?若從當年運動的結果來看,他們確實是失敗了。中央沒撤回八三一決定,港府沒在政改問題上讓步,運動在政府的「冷處理」下潰散,可謂一點成果也沒有。運動失敗過後,泛民一直吹噓「上街便能逼使政府讓步」的神話破滅,動員力大幅減弱,泛民即使不斷炒作議題,遊行人數仍是谷不上去,可見黃絲仍未從失敗情緒中走出來。

然而,若從人心回歸的角度,或者是泛民的政治影響力來看,黃絲則距離徹底失敗,還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因為佔領運動的失敗,只是增加了黃絲的無力感,但他們對政府的負面印象並無改變。中央和港府在政改上不讓步,則只會使他們覺得對方不聽民意,使他們對中央和港府更加不滿。

此外,佔領運動的失敗,也使到他們深信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不可能出現「真普選」,覺得中央不遵守《基本法》所作出的普選承諾,部分人特別是年青人,便因此而變得更激進,轉為支持本土派的港獨主張。某程度而言,旺角暴動之所以爆發,除了有本土派推波助瀾的因素之外,亦是佔領運動失敗的間接結果。

寒柏認為旺角暴動的偏激行為,使到黃絲更失民心,這說法把黃絲劃在民心之外,但是黃絲或非建制派支持者,本身也是民心的一部分。本來不支持非建制派的人,旺暴不論激不激進,他們都不會支持。至於非建制派支持者內部,反對的溫和派也未必是反對使用暴力,而是認為「時機不成熟」,畢竟當時香港經濟不差,大眾生活尚可溫飽。假若經濟下滑,黃絲的不滿繼續累積下去,難保將來會爆發更大規模的暴動。

泛民或非建制派尚未失敗的另一個特徵,是他們在選舉上的表現,以及他們所擁有的立法會直選議席。佔領運動失敗的區選和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所得票數基本不變,他們取得的立法會直選議席,亦比建制派多。現時他們喪失立法會分組點票否決權,只是青年新政在宣誓風波時辱華,玩過了火而出事,然後在後來的補選之中落敗。只要長毛終極上訴失敗,新界東再舉行補選,非建制派便有可能取回分組點票否決權。

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說,非建制派在上年兩場九龍西補選中的落敗,不是代表傳說中的「6:4 比例」出現逆轉乎?其實,那兩場是補選,補選投票率一向較低,投票率代表游離票較少,游離票越少則對非建制派越不利。更重要的是,第一場補選除了九龍西,還有港島和新界東,他們只是在九龍西輸了,第二場補選也是輸在九龍西。

是故,我們頂多只能說,非建制派在九龍西的補選裡,再無「6:4 比例」優勢而已。究竟非建制派的民意有否出現根本性逆轉,一切還要看 2020 年的立法會大選。假若大選的結果仍是非建制派取得較多直選議席,黃絲便不只沒有徹底失敗,而是他們仍是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了。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