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何凡何煩.為何「高級黑」黑到底?》

筆者近期寫了篇小文,談到澳門特首戰鬧出「高級黑」:有人在港媒撰文,大捧特首大熱人選,立法會主席賀一誠乃「真命天子」,大談曾經主政浙江的習近平與曾任浙江省政協常委的賀一誠「在這種交匯下有何交情」。筆者的文章指出,這就將正常的工作關係變成庸俗的私人關係,不僅有偽造「聖意」之嫌,而且也陷習主席於不義,陷賀主席於不義。

筆者文章沒有點名,但何凡對號入座,又揮舞金棍子,破口大罵,扣上「牛鬼蛇神妖言惑眾、以西方亂港思維向澳門淨土播毒、司馬昭之心」等帽子,甚至扯上「和平演變」。如果何凡生活在文化大革命,必定是「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金棍子!

但何凡偏偏沒有就核心問題作出回應,即其文是否「高級黑」?是否傷害了賀一誠?事實上,他口口聲聲「大局已定、真命天子已選」,吹捧無上限,亂扣帽子,文革式的謾罵,已經客觀上引發「厭賀」情緒。

認為造成「高級黑」的並非只有筆者,還有何凡口中的「愛國老報人永逸」。永逸即澳門《新華澳報》社長林昶,他在兩會期間撰寫評論指出:「有人放風其中的人選與國家領導人『有親密關係』,可能會『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國家領導人最忌諱有人會打著其旗號去行事。因此,如果這不是為自己臉上貼金的選舉策略,可能就是其對手『高級黑』的反選舉手法。因而值得高度注意。」

何凡肯定看過「愛國老報人永逸」這篇大作,但他繼續「高級黑」,明知道無限吹捧徒增厭煩,仍然大讚賀氏「品格上是澳門政治濁水中的清泉,他成為真命天子,是實至名歸,也是守護澳門淨土的重要一步」。

為何一條路走到黑?為何「高級黑」黑到底?永逸不愧是政論家,一眼看出「可能就是其對手『高級黑』的反選舉手法」。學研社召集人戴慶成也目光如炬指出:「假若何凡先生是賀一誠對手的人馬,在策略上而言是相當成功的,成功挑起了很多人對賀一誠的不滿。」

以賀一誠長期在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打滾,擔任全國人大常委長達十八年,歷經李鵬、吳邦國、張德江、栗戰書四任委員長,政治經驗豐富,應該高度掌握中共政治規則和禁忌,不會縱容手下如此赤裸裸、粗糙的塗脂抹粉,更不會允許放風自己與領導人「交情深厚」,這無異於自掘墳墓。

以賀一誠如今在大熱人選中稍處領先地位,他也不必這樣做。退一步說,假如何某真的是賀一誠幕僚,或者抬轎者,早就被制止了,不可能讓他繼續叫囂。但賀一誠又不方便公開發表聲明劃清界限,畢竟人家只認賀粉,沒有說自己是賀營人馬,而且身份模糊,不知來自何方。因此,賀主席如今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從選舉公關的角度而言,這招「無間道」雖然卑劣,但多快好省,效果奇佳。你越批他,他就越爽。不過俗話說玩火自焚,如果玩過頭了,破壞澳門特色的選舉文化,必定會自找苦吃。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在兩會宣講會說,今年是特首選舉的關鍵之年,中央要求澳門有一個團結穩定的社會局面,作為愛國愛澳主骨幹力量,一切不利於團結穩定的說話不要講,一切不利於團結穩定的事情千萬不能做。

何厚鏵是以國家領導人的高度說這番話的,顯然是意有所指,發出嚴厲警告:不能引入西式不擇手段的選舉文化,一切必須以團結穩定為上。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