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台灣民主識轉彎?》

 

前文:


當「拔管」事件發生後,當事人管中閔終於出面回應,而教育部長吳茂昆因為一時失言,亦被各方攻擊,至於行政院和民進黨則已經統一意見,要一致針對管中閔的獨董爭議。

管中閔被「拔掉」校長資格後,終於發表聲明及接受訪問,此前對於行政院的指責,他一直不願意出來說明。管中閔這次表示,自當選以後,少數台大老師和少數媒體推波助瀾,為了找他的錯誤而上窮碧落下黃泉,教育部亦配合演出,一再發文、發電郵給台大。他說這些指控都在雞蛋裡挑骨頭,很多事情明明已經說清不是這樣,但仍要繼續問,所以他認為這早已不是解釋與否、信不信與否、是否出面說明的問題,因為對方巴不得你出來說明,然後再打你中間的兩句話,打三天以後你就臭掉了;更重要一點就是,「但教育部有發文給我叫我出來說明過嗎?」

如果台大重啟遴選,管中閔是否再參選?管中閔認為,「台大接受教育部的裁判,如果是你,你還要不要選?」。面對無情攻擊,他的回應就是「有人曾問我,我害不害怕?但我內心充滿的不只是害怕… 當自己習慣、熟悉的房子崩塌之後,踩的地板垮掉,摸不到旁邊,不知道前面有什麼東西等著吞噬你,這就是我過去一百多天的感覺」。甚至其九十二歲的母親也只會抓著他掉眼淚,問可不可以不要當台大校長了?

吳茂昆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被記者問到「遴選不是民主嗎?」,吳茂昆就脫口說出「學術沒有真正民主」,還反問「難道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的成就,可以用投票投出來嗎?」,又說「以民粹方法來選校長,是走偏了,也造成過去許多紛擾」。云云。

這一番話提出來以後,引起多方反彈,就算後來他發聲明表示「教育部捍衛大學獨立自由的立場未改變」,但吳氏明顯沒有看到的事實是,「以民粹方法來選校長」事緣獨派師生輸不起,不斷批鬥管中閔,加上教育部配合演出「卡管、拔管」,而藍營以及挺管派,根本一直被動。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繼續信口雌黃,針對管中閔提早就任獨立董事被指違法,說出「人性嘛,因為就任就有薪水可領;獨董薪水很高,有的都好幾百萬、上千萬,早一個月去,可以早領幾十萬、百萬」云云。

管中閔的獨立董事(獨董)兼委員爭議,依據台灣《證交法》規定,發行股票的公司得依章程設立獨董,審計委員會則應由全體獨董組成,薪資報酬委員會「至少應有獨立董事一人參與」,所以任獨董就會自動具有審計委員身份,亦有可能被推舉成薪資報酬委員,而且這些也是公司的監察者,所以並不如民進黨或獨派所講有利益衝突;尤其是民進黨指他出任薪資報酬委員,可以影響蔡明興的薪水,那麼該委員會只得管中閔一個委員嗎?否則就不會只由他一人作出決定,此外,企業愛聘任大學教授為獨董,是因為相比起會計師、律師等專業人士,更具「外部及獨立性」。

民進黨政府指責,管中閔於台大「正式」同意之前、台大與台灣大哥大尚未有產學合作契約之際,即已兼任台哥大獨董、審計委員和薪資報酬委員。不過問題是,台灣不少大學都是先上任、後「正式」追認的,管中閔依據這些慣例而行,尤其是獨董要經股東會選任,也有選不上的風險,所以校方與企業不會先簽產學合作契約。上一篇文章亦有談到,台大對不少獨董兼任個案是「先上任、後追認」。

國民黨亦提出,國立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在校長選舉時也曾任心悅生醫獨董,同時兼任審計及薪酬委員,還是薪酬委員會召集人,當選校長以後才辭去職務。陽明大學校長遴委會召集人張鴻仁則是心悅生醫董事。教育部面對這個指責,則推說郭旭崧的問題是聘任後才揭發的,然而張鴻仁接受訪問時已強調,陽明大學校長遴選辦法中的迴避條款僅有兩大規定,一為三等親,一為論文指導的師生關係,迴避條款並無「獨董、董事」一條,其實這與台大遴選辦法類似。不過民進黨人包括立委林俊憲等,指管氏的個案適用《行政程序法》的「迴避」事項。既然如此,郭旭崧不也就一樣應該立即「當選無效,收回聘書」嗎?因為教育部連「不聘任、退回」這個法律上沒有的權限也可以「變出來」,有甚麼不可以做的。

上回提到的「自由之愛」運動,其中一位參與的學生,現為立委的鍾佳濱,則說因為台大的臨時校務會議技術式杯葛學生的提案,令管案無法釐清爭議。筆者覺得鍾佳濱忘記了一件事,當時五個與管中閔有關的提案,其中一個叫作「遴選結果無效」,這叫「釐清爭議」嗎?

對於民進黨昨是今非的態度,筆者用台灣一句流行的政治語言形容,「海豚會轉彎」,這是譏諷吳敦義任行政院長時的一句失言。民進黨的民主價值,遇到利益亦一樣會轉彎,民主會轉彎,這就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