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裝韓國瑜陷阱?談女名嘴黃光芹事件》

3 月 16 日台灣的立委補選有結果了。此次補選當選人的任期只有十個月,正式的新一屆立委選舉會在 2020 年跟台灣總統選舉同步進行。四席補選是小事,之所以被重視,是九都選舉台灣綠地變藍天,故民進黨想用補選提振士氣,而對國民黨而言是固本,檢視成績可否延續。

以上是台面上的局勢。背後暗藏的局勢是 316 補選剛好碰上國民黨考量總統大選由誰出選的問題。現時正規民調,是朱立倫高過王金平、吳敦義,但民間支持者屬意韓國瑜。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吹風,不排除有萬份一機會徵召。有評論認為是吳敦義見出選無望,想借此「卡朱」。總之,316 補選中,各方都想同時測試韓流的威力。於是,反轉思考,會不會有人動起壞心思,用 316 補選來挫折韓流威力呢?天知曉。總之,3 月 11 日就開始燃燒起黃光芹事件。

316 補選的結果出來,有評論用「韓流重傷」來形容補選結果。補選結果是,民進黨取回新北、台南兩席,守住票倉,而這兩區的國民黨候選人,是韓國瑜重手支持的鄭世維、謝龍介。國民黨只贏了彰化。金門方面,韓國瑜和國民黨推薦的候選人落選,從國民黨脫黨、但脫黨程序未完成的陳玉珍勝出。

跟黃光芹事件有多大關係?這兒必須一談詭異的、黃光芹對韓國瑜的半小時訪問。黃光芹在 3 月 11 日訪問韓國瑜。事後或會奇怪,韓國瑜何以在敏感時刻接受訪問呢?因為黃光芹號稱是獨立傳媒人,而且曾為韓國瑜寫書,年初出版的《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由韓國瑜及其家人親自受訪,黃光芹撰寫。

黃光芹 3 月 11 日的韓國瑜訪問播出當天,台灣媒體便炸開了。焦點被定為:「韓國瑜明確宣佈 2020 年不參加角逐大位」,以及「會做滿四年」高雄市長任期。媒體追問韓國瑜「做滿四年」這說法,韓國瑜反問:「誰說的!」,黃光芹即時在面書反駁,很不客氣地說自己重聽了四次,認為韓國瑜有說過「做滿任期」。黃光芹的強勢反擊,等如指控韓國瑜失信反口。於是韓粉跟黃光芹大吵起來。

且注意以下這個很有趣的操作。網上罵戰中,有不知真假的韓粉詛咒黃光芹兒子。黃光芹現年五十四歲,十二年前四十二歲跟第三任丈夫努力求子,做了七次試管也受孕失敗,2017 年領養了一名八歲男孩。黃光芹說燒到他兒子份上,忍無可忍,於是 3 月 14 日報警。注意,這離 316 只有兩天。跟報警同一天,黃光芹哭著辭去電台主持一職。有名嘴炒作是「被辭職」。順勢摻和的就說,有人「不能容許現在造的神因為黃光芹的訪問下神壇」,矛頭直指韓國瑜。

總之,3 月 11 日訪問後至 316 前的一輪操作,又報警、又「被辭職」,黃光芹儼然成為無辜、被霸凌的受害者。施害者不是疑似反口的韓國瑜,是一眾不知真偽的真假韓粉,不過黃光芹沒收口,暗諷韓國瑜說了不認賬,是「欲念… 動搖他心志」。

很多人撐黃光芹,連某位韓粉傳媒人也公開表示:「黃光芹沒有逾越訪談者的角度,也沒有犯什麼錯,讓我們確保,黃光芹擁有她的言論自由。」

事情真的只是言論自由那麼簡單嗎?我不評價,一如以往,用基本材料來回答最複雜的疑問。

韓國瑜的訪問長三十一分鐘,我重聽了兩次。涉及「做滿四年」的爭議出現在 20:50 附近。我直接還原那幾句的情況。

黃光芹問:因為我有逼切性,我直接問當講到正當性與否時,你有何看法?你認為,高雄市長你大概要做到甚麼時候?【按:黃光芹說話時叉腰劃掌。一副要鬥人的架勢。】

韓國瑜答:2020 總統大選,現在完全不在我考量之內。這是我一貫的說法,我再重申一遍!最關鍵是讓高雄經濟沖起來。【按:韓國瑜又再數說他在做的實事。黃光芹不客氣地打斷。】

黃光芹:知道,市長我請教您,你的任期大概做到什麼時候?【按:以下開始是句疊句的言語來往。】

韓國瑜:我當然繼續完成……。

黃光芹再次打斷,直述:這應該不是問題的。會繼續完成。【按:直述句不是提問,逼人對肯定句 say yes 或 no】

韓國瑜說:我四年任期啊!黃光芹又打斷:會做滿四年。韓國瑜同步說:我會繼續做。是啊,現在完全不在我考量之內!

之後,黃光芹又嗶哩巴啦的一輪逼問選不選總統的問題。韓國瑜重歎了一聲。

所以,由字面所見,說「做滿四年」的是黃光芹。韓國瑜說的是「我四年任期啊」、「我會繼續做」。

兩次重聽訪問,我的判斷是黃光芹志不在訪問,似是想套韓國瑜的用字,逼對方留下口實,用口實去封死對方。問答之間,目的性很強。

為求公道,我同時看了黃光芹對國民黨三名高層的訪問。且留意日期。黃光芹分別於 2 月 11 日訪問王金平,2 月 15 日訪問吳敦義,2 月 26 日訪問朱立倫。看完便知道,黃光芹明刀明鎗,在王金平、吳敦義的訪問內,套王吳兩人對跟朱立倫有關的爭議的意見及說法;然後,讓朱立倫在後出的訪問內澄清。即是在訪問次序上,讓朱立倫殿後,後發制人。

以下是我要談的最後一點。看完王吳朱韓四個訪問,你會驚訝地發現,原來黃光芹跟朱立倫「很有默契」!

黃光芹的訪問 youtube 可重溫。我特別留意訪問中的廣告時段。廣告時段沒屏蔽鏡頭、也沒關咪。你會看見,播廣告期間,黃光芹跟吳敦義、王金平要麼是零交流,要麼就是很簡單的互動,而對朱立倫就極之不同了!那種互動,親切到會被人誤會黃光芹是朱立倫的拍檔。舉例,第一節訪問完了的廣告時段,黃光芹叫朱立倫看她的電腦,看網民留言。我們看不見電腦屏幕,但知道黃光芹很關切地在提點朱立倫。還有,黃光芹知道沒關咪,於是有些話邊說邊吞,只神秘地寫在紙上。朱立倫則很有默契地點頭,顯然心領神會。總之,兩三節廣告時段都有極多的溝通互動。感覺上朱立倫似是在跟競選助理做節目,多於是被獨立時評人訪問。

終於,在最後一個廣告時段我有更驚人的發現!可能訪問接近尾聲,黃光芹鬆懈了。她在寫字提醒朱立倫之同時,無意中說:「你知道未來就是這些,要迅速消毒」(四十八分鐘附近)。對比黃光芹跟韓國瑜做的訪問,黃光芹對朱立倫的提醒,令我很錯愕。

本文想指出,若說:「黃光芹沒有逾越訪談者的角度,也沒有犯什麼錯」,我不完全認同。黃光芹賣的是敢言獨立媒體人形象;可是,由對國民黨人進行訪問的日期安排,以及訪問中對受訪者的態度差異,我真不覺得黃光芹沒犯錯。起碼,我看不透態度差異背後是否另有目的。

文章結束前做總結:台灣民主選舉的「奧步」(骯髒招數),已去到極高級的高級黑層次。所謂民主政客的心思,可以很民主地黑心。對 316 補選以及同期發生的黃光芹事件,我浮出一個不成熟的想法: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各路人馬都知道,316 補選意義大於結果。補選對雙方都有指標性意義,大家都意在 2020 總統選舉佈局。這場補選,不幸地被認為是測試韓流威力的指針。於是,會不會有人不惜讓自己黨選輸,都要用「奧步」壓低韓流威力呢?一仗功成萬骨枯,這就是民主選舉政治。

整個黃光芹事件「奧步」味很濃。然而,在哪一部份開始是「奧步」操作?天知曉。台式民主有多神聖,很值得台灣人和全球華人深思。深思我們需要一種怎麼樣的政治。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