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富國比窮國更有能污染環境》

一般人會有一種錯覺,以為窮國因為資源不足,沒有能力去保護環境,所以窮國的空氣質素差,水源又常被污染;在窮國生活,命也會短幾年。

這好像都是事實,但其實只是假象。真正的情況是:窮人的生活比較簡單,花費的物質也不如富人多,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大規模地污染環境。

在改革開放前,我曾去過中國的農村,農民沒有錢買化肥,只能用堆肥、草本灰、骨粉之類的有機肥,所以種出來的菜特別好食。當年的農村,沒有拖拉機,亦沒有汽車,有些地方連電都未通,所以除了煮飯燒水之外,根本沒有甚麼碳排放。農民省吃儉用,一點也捨不得浪費。他們只在夏天才洗澡,冬天只用毛巾抹兩下身。他們的衣服補完又補,幾年才有機會更新一次。他們平時吃菜多過吃肉,行路多過坐車。我見很多環保人士標榜所過的生活,如果與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中國農民相比,中國農民所過的環保生活,遠比他們徹底。

世上仍有很多貧窮的農業國家,他們的國民就是過著這種極其刻苦、但不會浪費資源、污染環境的生活。

相反,在富裕國家,一個家庭可能有不止一部汽車,每天耗費大量汽油。即便他們開的是電動車,車也要不斷儲電,而發電無論是用火力還是用水力,都會破壞環境。富裕國家的人一生中穿過的衣服,可以夠窮國一村人穿着。富裕國家的人每天都可以大魚大肉,而窮國的人則要過時過節才有肉食。誰的生活更環保,不問可知。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曾到處宣揚環保,鼓吹要過綠色生活,結果有人替他算一算,他所住的那間大屋每日要用多少電,他的花園每日要淋多少水。這些都不是他偶然踩單車上班可以補得回的。

現時,富裕國家還崇尚吃野放的牲畜,穿純棉的衣服,在在需要更多的土地去提供個人的生活所需。香港人很着力要保護香港的郊野公園,但香港人所過的生活,卻需要在香港以外用五百個香港郊野公園一樣大的面積的土地的產出來供養。香港人保住了自己的郊野公園,值得驕傲嗎?

現時,有些新興工業國,環境都弄得很惡劣。原因是他們不只在為自己的國民進行工業生產,同時還在為富裕國家人民的生活所需進行生產。如果他們不用為富裕國家進行生產,他們的霧霾就不會這麼嚴重,他們的水源就不會被如此污染。

富裕國家一方面埋怨這些新興國家不注意環保,但另一方面又將產品的價格壓得很低,以至扣除基本成本後,生產國根本沒有餘力來處理生產過程中所衍生的環保問題。

如果「用者自付」是一項應該遵守的原則,那消費國的責任應比生產國的責任大。只可惜,現時消費國(主要是富裕國家)都不肯為生產過程中所造成的環境污染承擔責任。互相推卸的結果,只會令人類的生態環境愈來愈惡化。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