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釐清學校圖書館主任職權》

近日,一位小學老師墮樓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學校的管治文化,而死者是學校圖書館主任(下稱「圖主」),教育界也進而關注圖主的沉重工作壓力是否導致不幸事件的其中一個原因。

圖主在學校是一個很特別的崗位,他們既要獨自營運學校圖書館和設計校園閱讀計劃,也是一位教師,在現行制度下須兼顧校務和行政工作,例如日常主科教學、課外活動的帶領和撰寫行政文件等。不過,現在的相關指引,沒有清楚釐定圖主的課時上限和工作範圍,以致圖主未能專注校內的閱讀推廣工作,甚至有部分學校連每周一堂的圖書課也未能安排。

一個學校圖書館組織去年進行一項問卷調查,結果在回覆的百多名學校圖書館主任中,約八成受訪圖主在扣除午膳及休息時間後日做逾九小時,更有超過一成半是日做逾十一小時。有超過四分一受訪圖主更表明,理應是他們最主要職責的「推動閱讀工作」只佔他們小部分工作時間,圖主往往被迫用大部分時間完成其他校內工作,例如兼教其他科目、班主任工作、家教會/訓輔/教務工作、教師代課、全校性活動等。

筆者去年亦在立法會提出質詢。教育局未能具體交代圖主平均每周的課擔及處理行政職務的時數,只是概括地表示約有七成中學圖主每周任教的課節在十六節以下,小學圖主則有約三成每周任教少於十六節。

圖主被迫「不務正業」,或源於部分學校對圖書館主任的職責、作用不甚了解,令圖主欠缺學校支持,難以協調不同課程與科目之間的閱讀推廣工作,學校亦因而未能有系統、高效地培養閱讀風氣。因應不少圖主要身兼其他教學、行政工作,圖書館人手亦不足,學校圖書館功用自然大打折扣。

不少圖主更在調查中自嘲是學校的「首席代課」,甚至形容自己「孤立無援」、「被誤解」、「經常分擔其他科目老師的工作」,反映他們在學校的無助與孤獨,令人憂心。

圖主並不是不願意教學,只是希望人盡其才,教圖書課和協助其他科任老師的教學,而不是教授主科和做「通天代課」。對於筆者建議局方設立「圖書館主任指引」,例如釐清圖主在校的角色、職責、課擔/課時上限等相關條文,以讓學校行政管理團隊、圖書館主任能夠有所依循,完善學校圖書館團隊的發展。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回覆筆者提問時,僅指「要確保圖書館主任有足夠的能力與空間履行職責」,卻未有明確表明會增設「圖書館主任指引」,局方其後更覆稱沒有限制圖主課時上限的計劃,令人十分失望。

長遠而言,政府應該推動圖書館主任工作專職化,一則改善圖主現時要承受其他教務工作引致的沉重工作壓力,二來亦可令他們更專注於閱讀推廣工作,最後的得益者,便是我們廣大的學生,讓孩子在年幼階段便能提升閱讀的機會和興趣。

  • 原載:《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