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電音家族.六》

前文:


 

情色文化節一個多月後就來臨了,香港文化界的開放份子都在準備這次跟政府,還有保守勢力的鬥爭,阿約與其他大學音樂系的成員也在準備。其中有一場露天音樂會就在中文大學的未圓湖旁舉行,大家都在商討到時的表演曲目。有人說:

「《莎樂美》的〈七紗舞〉吧?」

「要動員太多人,而且露天表演的場合也不理想啊。」

「崔健的搖滾樂?」

「不錯!」

「這次活動跟香港的活動有關,多挑香港的作品吧!」

「尹光那些廟街的通俗作品就很好!」

大家都笑了。

「還有甚麼?」

於是阿約也要回家考慮一下要找甚麼音樂,只是他不熟悉香港流行曲,只算是半途出家的樂迷,便唯有請教 T。

在一個禮拜日,阿約與 T 做完愛,在床上說起這件事。T 說:「不要只挑流行作品嘛,你外婆唱的山歌不是很好?」

「好是好,可是調子有些古老,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

「可以重新演繹嘛,你們古典音樂不也可以用搖滾方式註釋?」

「嗯……可是要找人重新編曲,變那些山歌成為流行曲,這不是幾間大學音樂系的專長呢。」

大家沈默了幾秒,T 突然說:

「有了,我有一個好選擇,她們可以包辦作曲、編曲、演奏與演唱。」

「嗯?」

「AT 17!」

阿約拍一拍大腿,說:「怎麼我沒想到?」

T 是 AT 17 的死心歌迷,跟兩位成員林二汶與盧凱彤都很稔熟,T 跟她們說了幾句,剛好音樂會那日她們有空檔,很快就答應參加了,只是時間只剩下一個多月,一切都要快,快,快。

在一個星期日,T 約了 AT 17 與阿約一起在工作室中見面,這還是阿約第一次見她們。有一點點圓潤的林二汶,與身形瘦削的盧凱彤,早已在工作室準備了點心招待。她們給阿約的印象很好,不張揚,也很謙卑,對自己這個小薯仔也很友善有禮,真是言行一致,唱的歌跟人一樣都很好。

阿約早已準備了一堆資料,預備給她們參考了。二人看了那些半葷齋歌辭,都笑得死去活來,說想不到古代有這麼過癮的音樂。阿約又播了外婆演唱半葷齋的錄音,盧凱彤說:「婆婆唱得真好啊!」

阿約聽得出,她不是客氣,而是衷心覺得外婆唱得好,阿約自己是外孫,又聽過錄音多次,反而沒留意外婆的演唱。

「婆婆不專業,卻很真誠,入面有一種天然的情趣。」林二汶說。

阿約再重播,竟然覺得她說得不錯,自己真的當局者迷,被自己的專業蒙蔽,反而不懂欣賞民間意趣了。

盧凱彤擅長填詞,她聽了錄音,又選了幾首歌辭,說這幾首歌不只旋律好,意境也很好,適合改編成流行音樂在音樂會上演唱。阿約一看,原來正是外婆也很喜歡的幾首:

哩個男人樣咁歪.翻去翻轉偷看涯.掀起衫尾俾你看.日後相思莫怨涯

橄欖開花花攬花.阿哥欖上妹欖下.掀起圍裙等哥欖.等哥一攬就回家

因為想你想得多.胸口想起燈盞窩.如果阿哥不相信.伸出手來摸一摸

T 問:「它們有多好呢?」

盧凱彤說:「它們不只有情色成份,而且入面都有一種愛情,講男女之間互相愛慕,只不過透過情色描寫表現出情感,那是多好的關係啊!」

阿約想,盧凱彤給自己的印象是心思很細膩,有時思考帶點哲學意味,她挑這些歌,大概也是因為她與同伴余小姐結婚才兩年不到。她雖然患上多年躁鬱症,又經歷過事業低潮與外界的性向歧視,可是她結了婚,事業也開始步入佳境,生活看來會愈來愈好了。這時她挑這些感情甜蜜的山歌,雖然說的是異性戀,但是同性戀跟異性戀沒有多大分別,人同此心,她一定也想到自己的愛情生活了。阿約又想起外婆,覺得她尤其鍾愛這幾首歌不是毫無原因,她一定是想起自己與過世多年的外公,過往共同生活的情景了。

但時間不多,阿約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將山歌重新改頭換面。盧凱彤就說:「時間不多,但是總會有時間完成。不過我想做一個新嘗試,可是要你幫忙。」

「甚麼?」

「請你外婆在這裏好好再重唱一遍,我想錄下她的嗓音,在音樂會上與我們的演唱 cross-over,因為她的聲音演繹也是很珍貴的音樂寶藏啊,我們又怎可以忘記呢?本來我想過請婆婆即席演出,可是怕她不習慣,也會令她太勞累,我們先錄音,是折衷方法,也可以在錄音中玩一些音樂效果呢!」

阿約聽到,很感動,覺得 AT 17 真是完全尊重了外婆,還有她的客家文化,相信外婆知道也會很高興。阿約心想,這次文化節真的帶來了意外收穫。

「好吧,你多等幾個禮拜,就等我們將這幾首歌變成現代的流行電音吧!」活潑的林二汶邊大笑,邊拍拍阿約膊頭說。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