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環保大白象.縱慾害地球》

吳桐山自問不是環保分子。我認為時下的「環保」是一種時尚,大家都喜歡貼這個標籤去標榜自己,但這與是否減少消耗和保護地球是毫無關係。恰恰相反,越是喜歡標榜,反映這人的慾望越強,而慾望才是造成消耗的根源。因此,地球上的環保分子應該比非環保分子更不環保。

時尚這東西好奇怪,潮流是環保,因此飲料不能用吸管、買東西不能用膠袋,不過時尚的人類卻有好多多餘的慾望需要發洩。好似,繼 2013 年那隻 16.5 米的巨型大黃鴨之後,又有一隻更大的公仔環球展覽,即將來香港,就是身長 37 米的巨型 COMPANION,是藝術家 KAWS 的代表作。

自問不懂藝術,但奇怪的是,為何沒有環保分子出來,指斥這塊大垃圾不環保呢?一年是大黃鴨,一年是 COMPANION,而且大家好似比賽一樣,越做越大。大家用一條只是 1 克重的吸管都有負罪感,為何去睇一隻重達 600 公斤的大黃鴨卻歡呼雀躍,高呼「打卡」無得輸呢?還紛紛稱頌這位藝術家如何如何成功。這隻 COMPANION 比大黃鴨更大,應該會更重,大家應該會更開心。

或者你會說,一隻巨型公仔而已,但吸管卻有數以億萬,怎能比較。但一隻 COMPANION 來到這個城市,會吸引多少人去「打卡」?增加多少交通需求?最嚴重是有大量的周邊產品,大大小小無數的 COMPANION 會應運而生,被那些慾望過剩的人買回去當寵物,玩三五七天,上次買的小黃鴨寵物可能因此成了垃圾。而且這隻 COMPANION 還要環球演出,所到之處會衍生不少山寨 COMPANION,吸引大家繼續縱慾。跟這隻 COMPANION 有關的碳排放和資源消耗,真的會比用吸管來得少?我看未必吧。

其實資源消耗和碳排放的產生,根源都是人的慾望,無慾則無殺戮、則無消耗。古人云「食色性也」,食和色是人最基本的兩種慾望。不過隨著社會發展,人類的慾望有了越來越豐富的形式,例如各種藝術、娛樂、旅遊、為了購物而購物、收集各種愛好物品,這些或起源於求知慾,或為了消磨時間。只要你有慾望,就有消耗。但現在的人類奇怪的是:好似塑料袋、吸管這些日常生活最基本的需要,他們覺得要節欲;相反各種衍生而來的並非生活基本所需的慾望,卻在不斷縱慾。這應該是人類「異化」的一種表現吧。結果一定是消耗只增不減。

真正環保的人,應該是環保到你不知道他的存在,而不是到處去宣揚,讓全世界人知道你的「低調」和「環保」。如果這個世界真的要環保,應該僅留下食和性兩個慾望,而將其他的慾望消滅殆盡。因為不食和不性,我們會滅絕。但很明顯人類的發展方向恰恰相反,他們寧願不食和不性,卻放縱各種衍生慾望,不然人類又如何會滅亡呢?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