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那頭中國敗在自己手上.這頭講中港同化》

殖民地年代最後時光,總督彭定康在 1996 年 10 月 2 月於立法局席上宣讀《施政報告》時,一段說話發人深思:「我感到憂慮,不是因為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它將逐點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港府管治不堪入目,節外生枝急於同化

殖民主義總帶兩分政治原罪,英國在主權移交前刻意製造政治炸彈留下伏筆,終為回歸後的香港帶來久未止息的政制爭論,社會矛盾長期持續升級,於 2014 年引發雨傘運動。然而,這總不能成為港中兩地政治失敗的藉口,對回歸後管治和政治問題,我們不能推卸責任。

只要每天打開新聞台,人們基本上都會破口大罵。能力低下、專業失當、違反邏輯常理之事多不勝數。派錢本應是開心事,但德高望重的財政司司長搞個「理財新哲學」,補漏拾遺的「關愛共享計劃」原來比曾俊華派六千元派得更不堪入目,需時長亦不方便,市民形如乞食,可謂展現官僚主義之極致;港鐵工程大醜聞,港府和港鐵不斷「搬龍門」放寬標準,可笑的是,在沙中線聆訊中代表禮頓的,是從前「站在公義一方」的石永泰大律師。

國家要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但大陸法制尚未完善,港人港商在大陸受屈的案件亦未被認真處理;政府談醫療系統爆滿時就強調香港人要包容家庭團聚,談大灣區時就鼓勵香港人北上發展。難怪有人質疑是否想將香港「換血」。國歌法、廿三條未立,突然又殺出個移交逃犯修例,被質疑借台灣兇殺案達至政治目的。

中國陷外交苦戰,歸根究底與人無尤

國際間,中國面對著風起雲湧的局勢。筆者相信,美加打間諜戰、封殺華為、打貿易戰,出手前已經在法律上和政治上部署良久,從美國對華政策可見端倪;美國在應對中國同時,不斷拉攏歐亞盟友圍剿華為,最近有所緩和只是為了麻痺中國拖延時間,美國最近考慮延長貿易戰停火期,也是為了等英國脫歐結果明朗化;中國「最親密戰友」俄羅斯最近密密與東南亞接觸,北韓亦因與美國直接談判脫離了中國之完全掌控。諸種現象結合起來,中國外交社經等狀況必有大變。

同樣,中國面臨被圍堵局勢,歸根究底原因也非他國之罪。首先,中國官員底氣不足卻自大不已,對外宣揚國家強大對內卻肥上瘦下、官富民貧;其次,嚴人寬己態度跋扈,自己批評他國法治可以,別國做就是「說三道四、干涉中國內政」。於是外交官員欠缺政治智慧,挑釁法制最完善的美加,地方官員虛報民情,中央官員自欺欺人;逼害新疆維吾爾兄弟,壓迫台灣同胞,借《告台灣同胞書》改寫兩岸共識,幫蔡英文拉票;對小國進行經濟侵略,但現在連馬爾代夫亦意識到一帶一路策略是殖民。

諸種情況皆於理於情不合,作為對國家民族深有認同之人,莫不嘆氣惋惜問,中國為何會敗在自己手上?

一場美中貿易戰、一件華為事件,暴露了香港建制派人士水平低處未算低。香港部分人迎合上意,嘗試推行消滅香港獨特性和地方文化的策略,又大放厥詞指美國取消《美國 - 香港政策法》,香港亦能依中國繼續向上,we can survive。筆者想反問一句,當香港政經獨特於中國之地位完全消失後,香港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存在價值?對你們是有好處的嗎?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