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新生代.戰爭的聲音近了》

委內瑞拉出現「兩個總統」而且已進入了政權分裂、頻臨內戰的局勢。大部份香港人可能更關心派四千元、昂坪纜車特價。從事新聞工作多年,對此等現像都習以為常。不能怪新生代,全球真正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的人越來越少,新生代對戰爭毫無慨念。可嘆這更容易觸發矛盾與衝突。

第一次世界大戰由 1914 年至 1918 年,相隔近二十年後,即 1939 年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世界局勢至 1945 年停戰才緩和。至此往後雖有韓戰、越戰、美蘇冷戰,但大體上全球多國的人民都過了七十四年的和平日子。當年親歷二戰戰火殘酷的娃娃小孩,都已變成年過七旬的長者,不少人更已仙逝。過去從不少經過戰火洗禮的長者口中,都發現他們對世界的變化有著不一樣的敏感度,隨時有準備為生存而戰。

現今社會已由二戰後和平時代出生的人主導。目睹過五十年代冷戰、韓戰、越戰的人仍感受到戰爭的殘酷,可是八十、九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感受戰火威力的機會變成了荷里活電影及一眾電子遊戲內容。過去戰爭代表著殘酷、不幸、兇殘、應該避免;慢慢變成刺激、科技、國力、無可避免。世界對戰爭的警惕已大不如前。

委內瑞拉由查韋斯執政期間已處處與美國相左,但仍是美國的後花園。如今的總統馬杜羅近年不斷向中、俄舉債,變相令兩國騎虎難下。美中俄三大強國在位處敏感的地方發生衝突,後果可以非同小可。如果俄國插手,情況會否演變成 1962 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不得而知。

當戰爭的號角越來越近,但「戰爭」只成了博物館展覽的議題,我們如何向下一代灌輸和平的慨念,如何令他們有所警覺?值得大家深思。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