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一個香港.兩個世界》

這個星期,其中一個最大規模的國際事件是全世界不同地方的學生聯合罷課,一同為氣候和環保問題作出抗議。香港的學生也自然有參與,在星期五的遮打花園,全部都是一口流利英文的國際學校學生和一些外國人的子女。

香港學生?一個也沒有。

環保議題這種國際上的問題,從來不會是香港學生最關注的,他們接受的教育告訴他們罷課是一個嚴重的政治行動,但對於那些國際學生而言這次的罷課大概就只是一次課外活動,也不可能會有任何後果。這些中產以上的外國人,生活在香港這個地方,實際卻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在場的 AO 朋友問我,身為華人覺得難受嗎?這位做 AO 的朋友,自從年少的時候就不喜歡華人的文化,認為華人是保守的,不敢逾越規矩,不自由,沒有西方的創作力。無可否認,這位朋友說的其實都是事實,中國幾千年儒家思想、封建禮教的 DNA 早就在我們的身體之內,不能被除去。

而事實上,這位朋友一早就把孩子送進國際學校,也和一群同樣是外國式精英的朋友在相處,即使是和我的談話主要講的還是英文。他應該是華人當中的人生贏家,卻依然是在憤怒,也許這一切就是源於所受過的香港教育和香港文化的影響吧。當 AO 朋友走到外國,一切都是如此的明亮簡單,沒有太多的規矩限制。

當我們的學生每天在溫習考試,這些國際學校的學生卻已經在起跑線上贏了許多。他們有玩樂的空間,有選擇的自由,有不服從但不會定性為壞的文化。但這不代表我們的學生就比較差,香港的學生感情比許多外國的同學更加平靜,有着很好的觀察力和理性思維,所犯的錯也少很多。

有人說這是天性,也有人說這是奴性,有人覺得安穩就是死亡,也有人覺得所有事最好一直穩穩定定。這次的罷課示威,是難得的觀察機會,讓我們知道香港有一群這樣生活的人,與我們的文化截然不同。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