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求情訊息》

何志平早前在美國經審訊後被定罪,有待判刑。律師為何志平求情,呈上 149 封求情信,包括至愛親朋、醫學界、公職、慈善、宗教、文化以至囚友組織及人士。

香港傳媒及 KOL 議論紛紛,焦點多在其愛妻胡慧中對何的極度推崇(真心實意正人君子、大好人、現代世間罕有幾乎絕種的君子)、邀請撰寫求情信過程中被拒或冷待的人情冷暖、以及 149 人名單上最明顯缺席的前上司董健華。

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雖沒有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掛在嘴邊;適時認罪及與執法、檢控機關合作,始終是最大求情因素,以行動表達悔意最實際,可省卻大量法庭及檢控時間,也可讓案受害人以至其親朋免受在法庭上「案件重演」所帶來傷痛。對合作、認罪者大幅(在香港,一般可減三分一)減刑合乎公共利益。

假如被告從犯罪記錄、其本身人品、對家人及社會貢獻、因被定罪將喪失聲譽、前途、金錢等,往往是博取法官同情內容。坊間不少辯方律師,多勸籲被告盡量尋找有力人士撰寫求情信,以便在法庭上高調為被告隱惡揚善;惟在大多數情況下,能否有效攻心,令法官從輕發落,卻頗成疑問,特別當控罪繁多及嚴重,被告是在窮一切辦法抗辯後才被定罪(顯示被告毫無誠意、悔意),求情信往往淪於「為做而做」。

有立法會同事,曾因為素未謀面被告撰寫求情信,被主審法官高調批評有誤導法庭之嫌。求情信內容一旦誇張甚至被發現失實,同樣可能弄巧反拙,惹起法官憎厭甚至公開批評,即使法官一般不可及不會因此加刑。

從美國檢控機構向法院披露證據,可見所涉人脈及情節牽連甚廣。在中央政府近年致力推動「一帶一路」及正如火如荼的中美貿易、科技戰外憂加上國內「野火燒不盡」的派系搏擊內患下,難怪一般相信最有「牙力」、最應有義為何志平求情的人不在名單上;近日不斷高調為「華為」及孟晚舟申冤的領導,也厚此薄彼地不吭一聲。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