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取消香港政策法 Can we survive?How?》

自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香港一直處於戰事前哨。香港得以擔當中國的獨特窗口者,除《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外,亦有賴國際社會予以肯定,當中尤以《美國 - 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為重心。

唐偉康響警號,取消政策法港將一沉不起

若然美國總統簽署行政命令將政策法暫行中止,對香港的直接影響必定超越中美貿易戰,不但妨礙稅務、簽證等安排,更會令這個國際都會一沉不起。

近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的言論惹來親北京人士群起攻之,當中,以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批評尤烈,稱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是基於《基本法》而非「美國人的恩賜」。

雖然《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六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單獨的關稅地區,但邏輯告訴我們,這個「獨立關稅區」地位需要通過貿易雙方同意才有實際效用,即香港的貿易夥伴亦需要將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從而對香港實施與中國其他地方不同的貿易條件及關稅政策。

令人擔憂的,除了是美國總領事如此高調評論本港政治,還有部分親北京人士竟發表如此昧於事實的言論,其效果在挑釁事端之外,似乎無益於貿易戰的緩和或任何關係的改善,還會將香港的特殊地位變得更搖搖欲墜。

從開埠到回歸,香港獨特角色從不缺席

香港一直都是中國接通世界的窗口,香港自開埠以來,於中國發展歷程的角色不斷演變。開埠初期至戰前,香港為中國其中一個重要的轉口港,連結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等地;新中國建政後,礙於國際對中國的圍堵和制裁,香港為中國提供融資渠道;改革開放之初,香港商人為改革注入一劑強心劑;回歸以來,香港持續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支持中國繼續改革。

總結上段的話,雖然香港角色一直轉變,但其獨特地位一直在中港的政經關係上發揮微妙作用。這樣說,相信香港各界左中右人士都不會異議。若然有人執意逼迫美國去全面審視現行對港政策,不但有違歷史常態,亦偏離「粵港澳大灣區」以香港獨特地位和「一國兩制」帶動區內城市發展的政策方向,親北京人士不能不察。

若要生存,政府要擋住勿由意識形態主導貿易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認為無論政策法存在與否,we can survive,無礙香港人生存,因為香港人慣於迎難而上、化險為夷。

香港人毅力無可置疑,但特區政府是否具有足夠魄力去捍衛香港的貿易地位?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除了積極與其他國家、地區簽署貿易協定外,特區政府亦應保障香港自由開放、具競爭力和穩定的營商環境「不變形、不走樣」,絕不以意識形態主導香港的對外貿易政策。

美國是香港第二大商品及服務出口市場,佔整體出口 14%。香港絕對承受不起政策法取消的後果。除多達十萬名受僱於美國公司的港人外,本地商家所蒙受的損失也無可預計。這不是一句 we can survive 便可以保障的。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