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黃絲和佔中失敗了嗎?》

學研社友寒柏近日撰文,聲稱佔中是一場「偽革命」,批評所謂的「真普選」連一致的細節表述也沒有。他又認為某位「佔中教授」的如意算盤,是要迫梁振英下台,萬一可以藉此積累政治本錢,他便有機會成為「泛民共主」,就算失敗了,至少也可做個「港版甘地」過癮一下。作為當年一直跟進佔中新聞的媒體人,劉信並不太同意寒兄的說法。

首先,雖然教授在 9 月 28 日凌晨曾經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但是那一場佔領運動的事態發展,根本跟他最初提出的構想不一樣,運動也在事實上無佔領過中環,而是佔領了政府總部周圍的道路,銅鑼灣和旺角。所以劉信一直認為,香港發生過一場堵路抗爭運動,但是「佔領中環」則從無發生過。

根據教授最初提出的構想,佔中參加者由簽署了「佔中同意書」的「死士」組成,參加者收到「去飲」的請柬後,原定在 10 月 1 日的國慶日,在中環長江集團中心對出的馬路舉行集會,再等待警察前來清場,將一個個「死士」抬走。他們本來預料可招到一萬名「死士」,所以他們預計集會到警方完成清場,最多只是兩至三日。正因如此,該位教授才會如寒柏所言,只是請了不足一個月的事假。

可是這個構想,隨着學聯和學民思潮在 9 月 26 日策動的佔領政總前地,結果造成多名學生被捕之後,便發生了變化。教授在第二天跑到政總門外慰問學生,遭到學生的責難,結果他不理朱耀明的勸阻,擅自取消原先 10 月 1 日「去飲」的計劃,決定「佔中」提前啟動,之後的事態發展,便向着失控的方向發展。某程度而言,陳健民近日在庭上的自辯過程中,聲稱他們後來喪失了運動的主導權,也的確是事實。

由於佔中根本並無發生,當年爆發的佔領運動也不是佔中,所以佔中連「偽革命」也算不上,而只是一個從沒執行的計劃。講真,佔領中環假若成事,其殺傷力在於矛頭是指向香港的大孖沙。他們透過堵路,影響他們旗下員工返回中環的辦公室,繼而逼他們向政府乃至中央施壓,最終取得政改上的讓步。

這種利用財閥唯利是圖的天性,透過損害他們經濟利益,來促使大孖沙跟政府鬧翻的做法,其實比後來的佔領運動更好。因為後來的佔領運動,只是損害了零售業商戶的利益,以及日常老百姓的行動自由。他們沒觸碰大孖沙的奶酪,造成這幫財閥在佔領期間,選擇望山觀虎鬥。當政府決定「冷處理」,任由他們繼續堵路不管之時,他們便陷入需否行動升級的兩難,而他們根本沒有行動升級的本錢,最終士氣渙散而敗。

那麼,後來爆發的佔領運動,目的又是迫梁振英下台呢?陳健民在運動爆發初期,的確喊過梁振英下台,但是主導運動的雙學,則似乎沒有這個想法,所以他們後來不段強調「不忘初衷」。美國《Times》稱那場運動為「雨傘革命」時,他們甚至感到害怕,因為他們心裡其實害怕中央把這場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既然人家都拒絕承認自己在鬧革命,寒柏說他們在搞「偽革命」,不是抬舉他們嘛?

下一篇文章,則會談談所謂黃絲是否已經徹底失敗的問題。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