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法國黃背心至今未平息》

法國黃背心運動自去年 11 月爆發以來,已持續將近半年(前後已五個月),至今未有平息跡象。不滿建制的法國民眾,每逢周末就匯聚在愛麗舍宮區示威,並要求馬克龍總統下台,恢復對富裕階層收重稅,有人甚至要求修改憲法。

不過,經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後,運動的政治目標已愈來愈模糊,剩下更多的是反建制的情緒發洩。不滿現狀、對前景又感到無奈的民眾,利用不用上班的時間,每周聚在一起,與警方對峙、燒垃圾、破壞公物,以至隨地大小便,以示對社會的不滿。他們的情緒在與警方爆發衝突時,會特別顯得高漲,有人甚至因而樂此不疲,變成周末的例行節目,令法國警方疲於奔命、依然沒法把運動完全平息。每到周末,暴亂就會死灰復燃。

其實,馬克龍已對運動開始時的訴求作出了讓步,已不再要求增徵柴油稅,以降低碳排放。黃背心運動最初就是由反對政府增徵柴油稅而開始的,但運動一旦開始,社會上有不同訴求的人都紛紛加入,左右翼都有,他們有些訴求根本互相矛盾,以至政府根本沒有可能拿得出一份可以令所有人都感到滿意的做法。即使馬克龍總統肯辭職,亦不代表每周都來參加黃背心運動的人會罷休。

有人認為,黃背心運動是社會貧富懸殊的結果。但法國的左翼政黨勢力龐大,時不時有機會成功組閣執政,所以法國政府現時提供的福利,以國際標準而言,絕對不差;一定好過香港、以至美國。法國的堅尼系數只有 0.33 左右,香港卻有 0.53(愈高愈貧富懸殊)。一般的說法是,堅尼系數要高過 0.4,貧富懸殊才會有激發社會衝突的機會。那黃背心運動為何會在堅尼系數只有 0.33 的法國出現呢?

我看原因主要有以下四項:

一、法國人有敢於抗爭的傳統,歷史上巴士底監獄起義、巴黎公社革命,1968 年的五月學生風暴,都由法國人起動,並把影響擴大至全球。

二、法國的福利太好,令人民失去了為個人命運打拼的原動力,變成稍不如意就歸咎政府,希望透過向富人徵稅來獲得更多的再分配。但現實是法國的稅已收得很高,很多富裕階層已紛紛移民。馬克龍上場後,已改革稅制,希望可以留住富裕階層,留在本國投資。但此舉令廣大民眾感到政府在包庇有錢人,因而倍感不滿。

三、全球化令第三世界的經濟高速發展,科技知識擴散得很快,法國的基層已失去了國際競爭力。第三世界的工資增長得很快,但發達國家的工資卻停滯不前,以致法國基層的生活水平長期沒法提升,愈來愈多人要依靠政府所訂的最低工資作保護。所以他們在爭取利益時,矛頭都是指向政府,而不是僱主。

四、堅尼系數已變得不可靠。由於政府已把握堅尼系數的計算方法,只要把資源集中注入一部分的社會階層,就可以在統計上令堅尼系數變得好看。但人民卻不覺得政府有做實事,心中愈加不滿。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