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電音家族.五》

前文:


有一晚,阿約在 Youtube 上收看半葷齋表演,這時外婆剛好經過房門外,聽到,便說:

「咦 ── 這麼肉酸的歌都找來聽!」外婆嘻嘻笑地說。

「你都聽過嘛?」

「何止聽過,我後生時不知唱了幾多首!」

「係?那麼唱幾首來聽聽?」

「唱甚麼啊?外婆年紀那麼大,還要我唱這些肉酸歌?不唱!」外婆搖搖頭,又擺擺手。

不過阿約說自己要做研究,又說會交不了功課,外婆最疼阿約,最後還是勉為其難,唱了幾首。

阿妹胸前兩個墩.唔係肉丸唔係春;

唔係臍粑唔係粄.惹哥口水咕咕吞;

「哎啊!那麼肉酸,不唱了!」

「多唱一首啦!」

因為想你想得多.胸口想起燈盞窩;

如果阿哥不相信.伸出手來摸一摸;

「哎啊!那麼肉酸,不唱了!」

「多唱一首啦!」

「最後一首啦!」

上園蒜子下園茄.看你阿哥無老婆;

係有老婆看得出.眼唔落眶背唔駝!

上園蒜子下園葱.看你阿妹無老公;

係有老公看得出.屎忽過蹺乳過聳!

阿約都把外婆的歌錄起來了,還要她逐字講解,起初外婆有點靦腆,可是後來適應了,便面不紅,耳不赤將句子翻成廣東話了。阿約一邊聽,心中卻在想,想不到外婆有這麼一面,他只認識年老的外婆,卻對年青的她完全不了解,究竟在她年青時,過的是怎樣的生活?

「想不到你那麼鬼馬,這麼鹹濕的歌都懂唱。」

「你不知道外婆的事還有很多呢!」

阿約覺得自己總有一天要問一問外婆,幫她做個紀錄,免得自己後悔。

「你跟你的好 ── 朋友呢?有沒有唱鹹濕歌?」外婆突然似笑非笑地問。

「甚麼?甚麼好好好好 ── 朋友?」

「那個呢,我上星期在對面街見到那一個高高瘦瘦,穿藍色西裝,斯斯文文的男仔呢?」

阿約記起了,上個星期 T 送他回家,外婆都看到了。這時阿約啞口無言,不知怎樣應對。他了解的外婆,似乎比外婆了解的他要少得多呢。

再過幾天,阿約與 T 見面,跟 T 說外婆好似知道了二人的事,不知道怎麼辦。怎知 T 卻說:「知道就知道吧,你外婆不也很大方開通嗎?」

「但是……」

阿約還是擔心,生怕外婆會告訴爸爸媽媽,那便麻煩了。

「她不會害自己孫兒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T 說。

再過了一會,外婆沒提起,爸爸媽媽也沒有甚麼動靜,阿約心中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多疑,其實外婆根本甚麼都不知道呢?

但是阿約自己都不明白,他與 T 的關係到底是甚麼,說是性伴,又不只床上關係,說是情侶,大家又從沒有確定過,大家看來更像是有機會便去親密一下的靈魂伴侶。要不是 T,阿約的世界可能會狹窄很多,也抑鬱很多,正如他近幾年在追聽一隊叫 AT 17 的樂隊,人家早在 2002 年組成,後來經歷過高峰,又走過底潮,曾經解散,上年又重組,行的路顛簸得很。她們成立的日子不短了,卻不算自己那個年代的事,組成樂隊時他才讀小學,加上家庭背景,她們一直不是自己成長時的回憶。想不到 T 給阿約推介了,自己再找回她們過去的歌去聽,才發現香港有那麼好的樂隊。於是阿約成了 AT 17 的小歌迷。

AT 17 有時會成為阿約與 T 之間交流的中心,討論兩位成員的作品與活動,很快又過了一天,很快二人的感情又再進一步。而且不只阿約自己,有一次他在家中收聽,外婆經過,又停下來聽,之後竟然說:「不錯啊!」

阿約想不到外婆也那麼新潮。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