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逃犯修例宜擱置再議》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處理「中國其他部分」的引渡問題後,反對聲音除了來自民主派與外國企業外,本地商界亦存有極大疑慮,自由黨、經民聯都在兩會期間於香港、北京提出質疑和憂慮。也許事情發展正出乎政府的預期。

當自由黨、經民聯這些建制派政黨均能就《逃犯條例》問題暢所欲言,提出質疑和憂慮的意見,而不是第一時間已經像某些西方人士一般被要求「Shit the month up」時,或足以反映北京在此時未必有強烈意見,可能是靜待各方反應後才作出清晰表態。簡言之,香港政府在此事上也有較為主導的地位,可以決定整個修例的時間表。

當時政府提出修改法例,是要處理台灣的殺人案,希望透過修訂條例把疑犯移交予台灣政府處理。不過,港台之間即使未有引渡協議,兩地政府也可以個別案件合作形式處理有關的移交問題,不需要修例。香港政府官員口中的「法律漏洞」,在前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成員田北俊口中,則其實是刻意為之的安排,以令外國政府和商界安心,而政府這樣宣稱「堵塞漏洞」實乃將某些一國兩制界線抹走,最終令商界和外國政府更感不安。

縱使政府最後成功修法,也不代表能夠成功引渡,皆因在台灣殺人罪可判處死刑,除非台灣政府承諾不會判處死刑,否則香港法庭也難以同意把被告引渡到台灣,但這次殺人案情節嚴重,包含潛逃和盜取財物的因素,台灣法院也難以不以最高判刑作結,否則假如「免死承諾」先例一開,屆時可能出現台灣殺人犯潛逃到港以「免死」為引渡條件的事例出現,屆時香港的法例漏洞反而會愈來愈大。

因此,政府與其強求修例,倒不如實事求是將疑犯直接移交台灣,並先將修例建議擱置再議,才是社會之福。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