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權《掘泥佬.混廟會》


《封神演義》有這一段:「……見一人三首六臂,立于御前,口稱:『父王,孩兒殷郊為國而受犁鋤之厄。父王可修仁政,不失成湯社稷。當任用賢相,速拜元戎,以任內外大事。不然,姜尚不久便欲東行,那時悔之晚矣!孩兒還要訴奏,恐封神臺不納,孩兒去也!』……」

在很多人的印象裡,商紂王是一名「模範」昏君,幾乎所有負面形容詞都能用在他身上。且不論紂王是「自己攞黎衰」,還是替妲己「食死貓」,似乎甚少人提到他的孩子們。那麼問題來了,後人如何看待他的兒子殷郊呢?

之前也說過,安陽小屯村一帶在三千年前的殷商勢力核心區域之上。這裡出土過非常著名的 H127 甲骨坑、婦好墓和建築夯土遺存(甲乙丙組基址)。小屯村在安陽西北郊區,規模不算大(其中一個因素是殷墟核心保護區內對建築物有更嚴格的要求和限制)。平日比較寧靜,有時因為婚宴,或有村民仙逝,其他村民便組織起來,一齊準備活動。為了紅事,他們會架起大鐵鍋,燒熱,在簡單的布棚下烹煮。部分人在旁負責用很大的盆清洗食材。看他們很忙碌,又很賣力。

小屯村東有一座小廟。不拜佛祖,不拜菩薩;未見三清,未見關帝。門簷下一塊似近年修繕過的牌匾寫著:馬王廟(又稱五聖廟,供奉有牛王爺、馬王爺、五道爺、土地爺和財神爺)。

  • 馬王廟(2016 年 7 月 26 日攝)
    o 190312 b8A

這馬王爺是何許人也?

相傳馬王爺有三隻眼睛,《封神演義》中幾位赫赫有名的人物,說起來也有三隻眼睛【1】。有看穿紅顏禍水的聞仲【2】,有聞太師稱奇的楊戩【3】,還有上面提到的,命途多舛的商王之子殷郊【4】。

小屯村的馬王廟,裡面供奉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坎坷的殷郊。廟裡的牆壁上,更描繪了殷郊乘著飛龍在雲霧間穿梭。歷史寫著,商王朝至紂王一代覆亡,甲骨文記載的先公先王到帝乙帝辛結束,鮮有殷郊的事跡記錄。至於小屯供奉殷郊的原因,其中有一塊石碑寫著:「……其子殷郊……不畏父權到父王面前為臣民請命驅除邪惡強國富民殷紂王不聽勸阻反視子叛逆犯上逐出宮門貶回故都養馬殷郊蒙難於此悉心養馬常于庶民荷鋤使役防病治疾受到百姓愛戴人民親切的稱他為『馬王爺』殷郊死後庶民百姓懷念不已……後人為追念殷郊懲惡揚善為民解憂捐軀盡節遂修『馬王廟』紀念【5】。」

夏季的某一天,小屯村辦了廟會,拉起橫額寫著:「贈給馬王爺土地爺」。在廟前的空地輪番表演,頗像盂蘭勝會,非常熱鬧。很難相信這是連路人亦不多見的村莊。印象最深刻的有《八戒娶親》和《楊家女將》的戲劇(豫劇),還有群體舞蹈。戲劇從下午開始,一直演到晚上大概八點。黃昏到入夜之間,小屯村恢復短暫的平靜。晚飯過後,村民們自己拿了小板凳,坐在臨時搭建的舞台前,雙手在剝花生,隨手把殼丟在一旁的水泥地,眼睛盯著台上的「斯琴高娃」(佘太君);也有在廟前坐著閒聊。

  • 入夜後的舞台
    o 190312 b8B

最近(2019 年)小屯村正修繕,馬王廟也翻新了。廟門向外的左側,有一張石椅。那其實是一塊大碑文,很多字體已被侵蝕看不清。大意是馬王廟歷年幾次重建、修建。如今「弘揚殷商文化,再創古都輝煌」的對聯再一次鮮豔起來。

  • 新修馬王廟(2019 年 3 月 8 日攝)
    o 190312 b8c

最後,《封神演義》是文學創作,決不可誤認史書。商代雖有甲骨文、陶文,內容亦逐漸釋讀出來,惟其性質與歷史記載全然不同。要認識史前的考古學文化,全靠掩埋在地下的遺跡遺物。小說內容和考古發現,到底有無差別?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備註:執筆時,逢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向堅持在田野工作的女考古學家致以最高的敬意!

注一:除了這裡提到的三位,還有其他三隻眼睛的將領。

注二:《封神演義.太師回兵陳十策》:「……聞太師聽得此言,心中大怒,三目交輝,只急得當中那一只神目睜開,白光現尺餘遠近……」

注三:《封神演義.聞太師兵伐西岐》:「……聞太師見楊戩相貌非俗,心下自忖:『西岐有這些奇人,安得不反!』便把鞭來迎戰。數合之內,祭起雙鞭,正打中楊戩頂門上,只打得火星迸出,全然不理,一若平常。太師大驚,駭然歎曰:『此等異人,真乃道德之士!』……」

注四:《封神演義.洪錦西岐城大戰》:「……武王含淚,撮土焚香,跪拜在地,稱『臣』泣訴曰:『臣非不救殿下,奈眾老師要順守天命,實非臣之罪也。』拜罷,燃燈請武王下山,命廣成子推犁上山。廣成子一見殷郊這等如此,不覺落淚……」

注五:引自王舒俐:《建設文明模範的安陽殷墟小屯村: 文化遺產、國族敘事與地方記憶》,《臺灣人類學刊》,2015 年 13 卷 2 期。

  • 阿權,在考古田野和實驗室的路上,徘徊的,某個宅男。喜歡收集舊物,閒時採集樣本,享受發掘與實驗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