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山東瀛視線《為什麼日本父母越來越愛改騎呢怪名?》

一、不怕改錯名,最怕有怪名

為人父母對親生子女行使第一項「父母之權」就是為孩子改名。我們都知道名字是一個人一生的標記、代號,廣東人俗話說「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可見廣東人對一個人的名字何其看重。在我們的學校生活裡,也經常遇到有學生因為名字有諧音,或者難讀難寫等原因,遭到同學嘲笑、改花名之類的情況。

可能是這個原因,近幾年香港人改名字的傾向越來越單一,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字串連而成,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新意可言。男的不是「浩然」就是「X 軒」,女的也差不多的構造。

筆者無意就香港父母的改名創意,或者背後的字義修養作評,反而筆者在日本生活多年,想為各位也對上述現象有共鳴的讀者,提供一個反向思考的材料:日本的怪名現象。

不止是華人,現代日本人對改名也十分重視。尤其是近三十年來,即泡沫經濟爆破後的新父母,對前途擔憂之餘,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活出一片天,突破困境。同時,隨著社會發展,舊有的改名慣例,如港人在影視作品裡常看到的「X 子」、「X 郎」已成陳腐的過去產物,近二十年男女嬰兒的名字已呈「大鳴大放」,甚至「創意不絕」的奇觀。尤其最重要的是,日本人為孩子改名時,假名(讀音)與漢字不再一致的現象已然蔚為奇觀。在日本,登記名字時,讀音與漢字無須一致,而且是分開書寫,因此,父母現實上能夠孩子取兩次名。

舉實例來說,曾有報導稱一對父母為兒子改名,漢字寫成「皇帝」,但讀音不是「皇帝」的漢音「KOUTEI」,而是「KAIZA」,也就是來自羅馬時代那位被暗殺的英雄凱撒。不用多說,讀者們都能感受到這對父母有多重視他們的寶貝兒子了。

另一個例子則是筆者寫這文的時候剛發生的。有一名姓「赤池」的男子因為母親在他出生時受到漫畫影響,執意為他取名「王子樣」(OU-JI-SAMA),在學校生活內外都面對諸多麻煩(後述),於是在成年後決定申請改名,用正常的多的「肇」(HAJIME)為自己的新名,寓意人生重新開始。

二、日本改名無自由?

不知道各位讀者看到以上的真實個案有何感想。在日本,這種名字與讀音完全分家、而且只有當事人和其家人才知道怎麼讀的現象,都讓不少外人感到麻煩,當事人也當然間接受到影響。

面對這種麻煩,我們立即會想到「改名」作為解決方法。在香港,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改名契」申請改名,未滿十八歲的人則需要父母同意才能改名,費用不過四百二十元。最重要的是申請者不用提交理由,任何理由都可以,「我想改」就是最基本的理由了。

不過,回到日本那一邊,當然改名也是合法的要求,上述的赤池先生也是通過向家庭裁判所申請,最終順利改名的。但是要注意的是,在日本「我想改名」並不能成為改名的理由。根據日本現行的戶籍法,即使是成年人,想改名時必須向裁判所提出不改名不可的理由,說明原有名字怎樣對申請人的生活構成負面影響或損失。

例如像赤池先生一樣,因為名字太「囂張」,曾被人辱罵,又或者因此成為被欺凌的原因等。換句話說,在日本要改名,只有受「改錯名」之苦的苦主才最有機會獲得改名的批准。

當然,我們無法核查所有記錄,去看裁判所會否對每件申請都那麼斤斤計較,但起碼比起香港,日本人改名並沒有享有完全的自由和權利。

另外,據傳媒引述赤池先生說,當他想改名時,一直受到「始作俑者」—— 他媽媽的反對,因為她認為那是自己對愛兒的期許,覺得改名如同被否定一樣。而事件曝光之後,日本網民既有支持,也有人覺得赤池先生小題大做。各位讀者又認為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