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高雄人死咗都甘願.香港人缺麻醉鴉片》

如無意外,台灣的立委補選國民黨應該是四席全取,民進黨連台南根據地也將被謝龍介奪掉,更離譜的是,從總統蔡英文至陳菊、賴清德更是日日冒雨街頭,全都親來為區區一個立委議席助選,但根據民調,還是以大比數的輸掉,民進黨的氣勢已盡,已可斷言。

留意台灣政治的香港人,多半是民主派,他們大多對民進黨和蔡英文抱有同情心,認為高雄人選出了韓國瑜是有眼無珠的蠢事。但其實,現時台灣的真正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政治掛帥的香港人很少真正去了解民進黨做了幾多壞事。

這正如當年美國的克林頓,選贏了因戰勝了海灣戰爭而聲名如日中天的老布殊。理由很簡單,在成熟的民主社會,國內經濟議題永遠戰勝政治和外交,反而是在專制社會,才會政治凌駕一切。近來台灣政治的丕變,恰好證明了台灣民主的成熟,反觀香港人的不理解,也正證明了香港政治意識形態的未成熟。

現時高雄正在處於嘉年華的氣氛,民眾情緒無比的亢奮,為甚麼會這樣呢?

話說台灣在日治時代的首府是台南,現在則是台北,從古以來,高雄都不是中心,但在韓國瑜之後,它好像變成了台灣,大部分的報道都是圍繞著韓國瑜和高雄。高雄人已經不關心韓國瑜能否兌現競選承諾,也不在乎高雄的經濟能否變好,而是像《賭神 2》的梁家輝飾演的蕭方方,假扮賭神高進,又威又有女;他的妹妹,由吳倩蓮飾演的蕭遙遙很擔心這樣會累死其哥哥,但周潤發飾演的賭神說:「佢而家唔知幾 high 呀,死咗都甘願呀。」

查實這種狀況在中國歷史上並非沒有發生過,在 1949 年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就有這樣的自豪感,韓戰時國民受了很多苦,但打勝美帝,人民也有「死咗都甘願」的想法,如果不是有後來的多的政治人禍,傷透了民心,這亢奮不知還可以維持多久。

次一級的亢奮,就是二十多年前,台灣初有民主選舉,也是自豪到不得了。其實台灣從有民主選舉總統以來,經濟一直下滑,但這帖藥依然有效。

反觀香港的執政集團,正是缺乏了這種麻醉人民的鴉片。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