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礎圻《特朗普上台以來的美台軍事關係.四》

前文:


 

對於不能分割成 5000 萬美元以下來出售的軍備,奧巴馬政府採「包裹式軍售」。在奧巴馬時期,都是台方提出需求、累積二至三年後,美國政府再統一將需求交由國會議決、總統批准,然後「包裹式」售台。這種模式對美國有個好處,就是可以一次解決台灣需求,讓中方在抗議方面不用這麼頻繁。但「包裹式」軍售對台灣比較不利,就是軍售可能遭遇政治因素干擾,例如美國政黨輪替時,新政府都會重新對前任政府已決定的軍售包裹加以審查,因此對台軍售會被拖延,增加不確定性。

如今美方將「包裹式」變成逐個個案來解決,將可以增加台灣獲得美國武器的彈性,讓台灣有機會更快地獲得美製武器。總的來說,美台軍售模式的改變,重回小布殊總統時的模式,是美台軍事關係更進一步的標誌。

美國國防授權法

自特朗普上任後,美台軍事關係中另一個備受關注的焦點是美國國會通過的《2019 國防授權法》及《台灣旅行法》。

2018 年 3 月 16 日,特朗普親自簽署了在美國討論多時的《台灣旅行法》。由於該法案在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就算特朗普不簽署,也會自動生效。《台灣旅行法》的重點不止於軍事方面,而是全方面地鼓勵美國與台灣之間的官方交流,當中當然包括軍方人員的交流。這條法案被台灣方面認為是自 1979 年的《台灣關係法》以來,美台雙方在外交上的實質突破,而特朗普選擇親自簽署《台灣旅行法》,是要顯示其對美台關係的掌控。

在《2019 國防授權法》中關於台灣的部分有以下數點。

第一,要求美國國防部長與台灣相關部門協商,以提升台灣自我防衛能力。

第二,要求美國國防部長與國務卿協商後,必須在法案頒布一年內,向國會相關委員會提交總體評估,以擴大美台高階軍事交流與聯合軍事訓練,並且支持美國對台軍售與其他軍備轉移,特別是發展不對稱作戰能力。

第三,加強與台灣的安全交流政策,包括與台灣進行實地訓練與軍演的機會,並基於《台灣旅行法》促進美台高階國防官員與一般官員交流。

第四,也是比較有爭議的部分,就是要求國防部長考慮支持美國醫療船前往台灣訪問,作為年度「太平洋夥伴」(Pacific Partnership)任務的一部分,以改善救災計畫與準備工作,強化美台間合作。

  • 杜礎圻,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碩士、澳門大學博士候選人,把研究軍事、國際關係及歷史視為終生興趣及目標,希望以自己的知識及見解貢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