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研究中心《醫護人手緊張.科技能幫上多少?》

近期本地醫護人員對沉重的工作壓力大表不滿,引起外界關注。面對人手不足,社會必須多管齊下,應對難題。日新月異的醫護科技,是其中一個值得探討的範疇。早前有醫生未能適時從 X 光片察覺病人肺部出現異常陰影,相關調查委員會便建議研究用人工智能系統支援為病人檢查的前線醫生;醫院管理局也表示會積極研究於臨床應用人工智能的可行性,預計在今年年底前可於試點部門展開臨床應用研究。

其實善用科技,不但可減輕醫護人員的工作負擔,對於維護病人尊嚴、改善看病體驗,以至讓醫護人員與病人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也有不少潛力。

潛力一:處理厭惡性護理工作

運用科技維護病人尊嚴的一個例子,是用機械器材協助有需要的病人處理生理需要,例如以自動如廁系統,偵測和沖走病人的排泄物,並為其清洗和吹乾,令有需要的長者、病人和長期臥床人士,能保持身體清潔和舒適,既降低他們受到感染的機會,也減輕失禁為他們帶來的困擾,而且避免身體最私密的部位暴露於照顧者面前,亦有助其維護尊嚴。

減少排泄物帶來的異味和衞生問題,不只病人獲益,也能為護理者營造較佳的工作環境;而減少更換和棄置紙尿片次數,亦可減輕護理者的工作量。這些都有助護理和被照顧者,建立更好的關係。

潛力二:輔助醫生解釋病情

良好的科技應用,也可提升求醫時的體驗。在現今世界,網絡資訊發達,病人可輕易獲取健康資訊。不難預期,未來的醫療服務模式,病人將會掌管更大的主動權,不再是被動的服務接受者,醫生在診症時亦要花更多時間向病人解釋他們所作的決定,與病人共同決策。

想讓病人作出知情的選擇,醫生便要為病人提供充分資訊。然而人體結構、疾病及手術等資料,內容可以頗為複雜,如果能夠利用科技,例如透過視像模型,向病人作出講解,醫生便可節省憑空講解的時間。現時已有軟件程式能提供一系列適合不同病況及醫學程序的範本圖片,包括人體器官圖像、解剖圖像及異變圖像,協助醫生向病人作解釋病情。

潛力三:將文書工作外判

適當地運用科技,也有助減輕醫生的文書工作,讓他們有更多時間與病人交流。美國有研究探討電子醫療紀錄對醫患互動的影響,方法是以攝錄機錄下十名基層醫療醫生與一百名病人的會面情況,繼而分析醫生及病人在過程中的視線,結果發現醫生有三成時間是看著螢幕上的電子醫療紀錄。

醫護人員與病人的眼神接觸,對病人的看病體驗有一定影響。一項涉及一百一十名感冒病人,以及首次為他們看診的六名家庭醫生和家庭護士的研究反映,醫護人員望向病人的時間長短,與病人覺得對方具備多少同理心有正向關連。

為了協助醫生記錄病人資訊,位於美國三藩市的初創公司 Augmedix,就提出利用智能眼鏡 Google Glass,為醫生提供即時筆錄服務。醫生穿戴 Google Glass 看症時,已受培訓的筆錄員會透過智能眼鏡的鏡頭,遙距觀看整個過程,並作實時筆記。醫生亦可透過 Google Glass 向筆錄員查詢病人的資料,以及查看用藥、敏感等病人資訊。有醫生用家形容,Google Glass 可以讓他更專注於了解病人,亦有更多時間接觸病人及確保資料記錄無誤。也有醫療機構指,該服務為醫生每天節省多達兩小時。

關注一:成本不菲,有否足夠支援?

醫療和護理科技有其可取之處,其潛在問題同樣值得社會關注。其中之一,是價錢。以上述的自動如廁系統為例,據報每部售價約為十萬元,如果使用者眾多,服務單位或需斥資數百萬元購置儀器。在香港,政府不久前設立的樂齡及康復創科應用基金,會資助安老及康復服務機構購買、租借和試用科技產品,對購置相關產品的機構有一定幫助。不過,如果一般家庭想為在家中生活的成員購買系統,難免要一擲千金。至於醫生若想採用 Augmedix 服務,據報盛惠每月一千五百至四千美元。

需要資金的,除了儀器,還有其他配套。舉例,要使用 Augmedix 服務的診所,便需要有足夠強度及可靠的無線網絡,並已使用電子健康紀錄。

關注二:如何保障病人私隱?

另一個要考慮的問題,是私隱。病人光顧使用 Augmedix 服務的醫生,會診的不只有在場的醫生,還有遠至異國的筆錄員。有病人曾反映因不知道 Google Glass 另一端是怎樣的人,求醫後感到不安。在 2017 年 9 月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在美國加州北部一間皮膚科診所一百七十名病人當中,有 73.9% 受訪病人表示不擔憂診症過程中使用 Google Glass,8.8% 則表示擔憂保安問題。另外,22.4% 受訪者表示關注或非常關注私隱問題。

Augmedix 則稱,所有病人都有選擇接受或退出服務的權力。綜觀全球,病人同意接受該服務的比率達到 99% 以上。以 Augmedix 的服務為例,視像片段是直接由醫生的 Google Glass 傳至筆錄員,不經醫院伺服器這種較常被黑客針對的目標。Augmedix 聲稱,相關服務合符美國保障健康資訊的安全及私隱的《健康保險隱私及責任法案》,亦規定筆錄員要在封閉的房間工作,入房前要放下筆、紙張、智能電話等個人物品。有使用 Google Glass 的醫生稱,在檢查病人身體最私密的部位時會將智能眼鏡移到額頭上,以保障病人私隱。

關注三:人才能否同步升級?

應用新科技,往往涉及人才培訓,這同樣會構成問題。有本地研究報告引述樂齡科技產品持份者指出,安老院舍 ── 尤其教育程度較低的護理人員 ── 需要時間適應新的輔助儀器;而護理人員先接受相關培訓及練習,也會增加他們的工作量,同時降低他們的工作效率。同樣,醫生在使用各種電子設備或程式前,也要先熟悉相關的使用方法,以及思考如何將其融入診症流程。

現時,醫院管理局已着手研究利用生命表徴監察器,記錄偵測器所收集數據並自動存入病人紀錄,免除護士要人手做紀錄的負擔。按醫院管理局在去年 12 月的資料,相關項目已有原型,並將在原型程序完成後,以先導形式試行。類似的科技,當然不可能完全解決醫護人手的不足問題,但其潛力始終值得社會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