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電音家族.三》

前文:


 

在一個下午,阿約在房中看 Youtube,這時自小看著他長大的外婆進來,說:

「這個肥妹是誰啊?歌也唱得不錯噃。」

「她?不就是欣宜,沈澱霞與鄭少秋的女兒囉,她現在是歌星啊!」

「怪不得,跟她阿媽一樣長得珠圓肉潤!」

Youtube 上播映的,是鄭欣宜本年度的主打歌〈黑彩虹〉。

你的血液紅的

你的愛.亦是紅的

青春也同樣叛逆.同樣易忐忑

可惜他們來挑剔.揪出同儕爲敵

人人有愛.爲何你的.給歸於禁色

「這首歌講甚麼?」

「哦,講主角出身不好,可是他很努力與外界周旋鬥爭,希望改變人家的看法。」

「字幕那麼小,看不到。」

外婆瞇著眼看螢幕,阿約就在網上找出歌辭,放大給她看了。

黑彩虹

長埋煉獄.陷落曠野.仍然是彩虹

不准泥濘.玷污澄明心胸

絕未羞耻.是自己.天生的血統

血裏有一種勇.禁制禁出的勇

「這首歌內容不錯嘛,跟我做女時唱的差不多。」

這首歌本是 T 介紹阿約聽,欣宜一直很支持同志平權,於是委託同志填詞人黃偉文填了這首歌。外婆叫阿約重播了歌曲幾次,好像歌曲吸引她了,她說〈黑彩虹〉就像說自己,只是能夠對她說這首歌本來為甚麼人填嗎?

阿約沒準備說,但他懷疑縱使說了,外婆能不能明白這種感情。

「你做女時唱甚麼歌啊?」

「唉,還不是那一些,你小時候都聽過,說不好聽嘛!」外婆擺擺手。

「小時候我不懂欣賞,現在不同了,你就表演幾句吧!」

阿約心中想,外婆已經八十多歲了,還能再聽幾多日子呢?要是不好好把握,將來會後悔。

「唱得那麼難聽……」

「唱啦,有甚麼所謂,我又不是外人。」

「哎……好啦……我唱幾句啦!」

外婆開腔唱了,這時阿約偷偷按動了手機的錄音功能。

人爹嫁女都求山出

我爹嫁女入山林

一斗油麻

爹你都有田耕

唯有我黃豆一粒

我爹你都無田

阿約不懂客家話,不明白外婆唱的歌,便問這首歌說甚麼。「講個女仔不想嫁,在去夫家途上哭哭啼啼!」這時阿約明白為甚麼她覺得〈黑彩虹〉是好歌了,與〈黑彩虹〉的主角相比,客家歌中的主角無疑可憐得多,舊時代的女人父母要她嫁,難道可以拒絕嗎?有人說客家女人比客家男人強,阿約總覺得那只是幻象,就好像外婆,中国解放後逃來香港,那個與她在鄉下有婚約的男人,就在來到香港後,丟下外婆一個。那時外婆人生路不熟,要不是後來投靠同鄉,又認識了同是客家人的外公,強如外婆的客家女人相信也會下場悽涼。外婆反覆聽〈黑彩虹〉,是想到自己的往事嗎?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