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新移民「質變」.難道港府看不見?》

去年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有 42,300 人,較前年減少 4,700 人,比 2016 年少 15,100 人。不過,據民政事務總署公開數字,去年第三季來港的單程證持有人中,僅 68.9% 能說廣東話,比 2005 年第二季的 85.2% 顯著下跌。新移民再次引爆社會熱話,不過政府卻一再沉默,而一再無視新移民的質變,就如當年政府不理土地不足的事實,最後堆出個深層次矛盾。

由 2014 年至 2018 年之間,本港共有 225,500 名新移民。有傳媒近日走訪樂富房委會的公屋輪候申請中心,直擊新移民對公屋的看法。有人直言把資產調回內地,香港政府便無法追查。又有人說竹園邨這類幾十年的單位太窮,會等候新公屋才上樓。

部份新移民這類「真心話」反映多少百分比的新移民的想法?不得而知。但從數據看看,新移民家庭的收入中位數仍較全港家庭低一截,2016 年是 17500 元,相較全港家庭的 25000 元少約 30%。去到 2016 年,58% 新移民家庭住在私人房屋,只有 32% 人住在公屋。大家可留意,新移民家庭住戶人均面積中位數是 9.8 平方米,少於全港家庭住戶人均的 15 平方米。這可能是部分新移民家庭居住在面積狹小的劏房,又或者因為新移民家庭成員人數較多所致。

過去新移民來港搶資源的說法,主要集中於綜援領取數字。但社署 2018 年資料顯示,涉及十八歲或以上、居港少於七年的新來港人士綜援申請及獲批個案數目均有下降趨勢,新移民申領綜援人數由 2015 / 2016 年度 4,380 宗下降至 2017 年年底 2,739 宗,獲批個案則由 1,339 宗減少至 825 宗。過去三個年度,涉及新移民的綜援支出僅佔整體開支約 4%。

如果從數字上看來,就連筆者這位蠢材都看到新移民已產生「質變」。他們未必來自鄰近的廣東省地區,不容易不願意融入本港的廣東話社會。他們收入未必低得需要綜援補助,相反他們有一定資產但卻負擔不起本港高昂的樓價或租金,而可能與港人爭奪公共房屋資源。當然他們一大部份人仍靠自己勞力換取生活所需,為香港填補勞動力。

這些轉變,難道港府看不見?政策上如何回應?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