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澳門不是香港:慎防港式扭曲病態特首選舉觀亂澳》

雖說早已知道選舉就是會引出一堆妖魔鬼怪、牛鬼蛇神,但沒想到,妖氣可以如此衝天。早就說得清楚明白,澳門是中國特區之中的模範,是和諧淨土,就算澳門新一屆特首選舉將臨,當中所謂選舉競爭都只是偽命題,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澳門不是香港,真命天子早被命定,事實上賀一誠賀主席陣營甚至早已內部慶功。有人卻仍力挽狂瀾,將個人利益凌駕於澳門社會整體利益之上,棄澳門和諧之不顧,疑似策動網軍在香港大打輿論戰,到處宣揚澳門特首選舉結果未定、戰況激烈,為自己造勢。

為正視聽,筆者早前直斥其非,駁斥如王進柏、李伯達之流的歪論。這些網軍固然會基於護主心切,不易心死,仍會繼續指鹿為馬混淆視聽,但令人心痛的是,這些意在破壞澳門和諧的選戰鬼話有增無減,似有排山倒海之勢。每念澳門原為淨土,原為澳門人乃至國家之福,便不忍見到澳門受此來自香港的妖氣蹂躪,自覺有必要繼續揮筆直書,力抗邪魔外道。

介入輿論戰的新成員,是「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麥燕庭發表文章的場域,甚至不在香港,而在外國勢力媒體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世界之聲」。麥燕庭文章以「人大常委賀一誠率先稱擬參選澳門特首.輿論戰場竟擴至香港」為題,向公眾「介紹」筆者與李伯達之間的所謂論戰。很可惜,麥燕庭提到筆者文章《天地有正氣.論新一屆澳門特首真命天子》之後,只說「到了本月 8 日,香港另一親中網媒《思考香港》出現反擊文章,李伯達在題為《澳門特首戰已經打響》的評論中指出」澳門特首選舉結果仍存變數,不同潛在新澳門當家人選仍在競逐特首寶座,而且各人「各有優勢,也各有『罩門』」,卻沒有提到筆者回駁李伯達的文章《駁李伯達:維護澳門和諧,勿利用選舉擾亂視聽》,讀者因而無法了解事實之全部。大概在麥燕庭眼中,澳門與香港特首選舉並無分別,兩者同樣充滿競爭,同樣撕裂,故此麥燕庭易對李伯達歪論照單全收。

麥燕庭介入,其真正動機或許不如李伯達那樣決心要作嫁衣裳。麥燕庭之所以錯誤認為澳門是另一個香港、主觀預設將臨的澳門特首選舉會重演澳門版「John 曾大戰林鄭」,這該與麥燕庭的港式泛民 DNA 有關。麥燕庭曾為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擁抱政治抗爭,這種不重和諧、毫無生產力、稱頌反動的港式世界觀,在香港隨處可見。

此後李伯達發表新文章《賊喊捉賊的抬轎者》,試圖回擊筆者,但這反而令人更見他身負為某人作嫁衣裳之任務。李伯達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堆,說筆者什麼「上輩子可能是個賣帽子的小販」、什麼「有人護主心切,氣急敗壞,更像『有任務在身的抬轎者』」、什麼「誤導公眾,而且有偽造『聖意』之嫌」,這些言詞都在筆者意料之中,畢竟李伯達是混淆視聽高手,況且若不如此行文,李伯達便該會無話可說。故此李伯達新文章寫的鬼話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他沒有寫什麼。李伯達新文章唯一沒有認真正面反駁的,是筆者在《駁李伯達:維護澳門和諧,勿利用選舉擾亂視聽》說的一句:「要成為今屆澳門特首選舉的真命天子,真正影響大局的條件,在於候選人是否根正苗紅,是否中央信任的人。」

對這一點,李伯達無法否認,只能弱弱地說「難道只許賀主席根正,就不容梁司長苗紅啦」,賣相可憐地希望以此為疑似主子追回一點分數。事實往往勝於雄辯,3 月將是國家舉行兩會之時,屆時身在北京的賀主席便會身體力行告訴大家,誰才是真正根正苗紅、受信於中央之人。

拆解李伯達之論後,便會更能體會另一所謂媒體人劉信的文章《澳門特首未選.已爆口水戰》,其實只是啦啦隊真正氣急敗壞的起哄叫鬧。全文重點只在末尾一句:劉信指控筆者「抹黑其他潛在的大熱人選,水平也實在太低了」。

如李伯達、劉信之流疑似為主叫吠是尋常事。不過他們屢屢想透過妄言妄語、乘澳門特首選舉將臨,輸出紛亂、撕裂、虛浮的港式政治文化觀到澳門,卻是在作惡孽,有良知之人不能見之而姑息。說到底,澳門媒體少有這類吼叫,有害澳居心的惡類只能在香港媒體炒作,無法在澳門媒體發聲,這倒也間接印證了一點:澳門媒體都已有默契地明白,大局已定、真命天子已選,多說無益,以和諧為重、守護澳門淨土,方為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