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高級黑之澳門特首戰》

全國兩會前夕,中共中央印發《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要求全黨堅決防止和糾正一切偏離「兩個維護」的錯誤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決不允許搞「偽忠誠」。這是罕見地將網絡語言列入中央文件,引發圍觀。

所謂「低級紅」,就是把中共的信念和政治主張簡單化、庸俗化,搞形式主義,當中有些行為違反常理,用正面形式製造負面議題,發展成為「高級黑」的階段。簡單而言,就是穿著「高級」和「紅」的政治正確迷彩衣,實際上釀成「黑」和「低級」的後果。

涉及到「偽忠誠」的「低級紅、高級黑」,最明顯的例子是中共十九大之後貴州黔西南州黨報兩度出現「偉大領袖習近平總書記」,州委全會會場、其他會議室懸掛習的「領袖像」。這表面上是擁戴「習核心」,卻令人聯想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反而損害領袖形象,造成惡劣影響,因此迅速被叫停。

現實生活之中也不泛這些例子。比如,蘇州馬拉松國際比賽,中國女運動員何引麗最後衝刺時,遭兩名義工強行遞上國旗,受到干擾而屈居亞軍;洞房之夜本應盡情歡騰,南昌鐵路局卻圖文並茂宣傳,該局一對新婚夫婦選擇在這一夜謄寫中共黨章,聲稱要「留下美好記憶」。最新的案例則是珠海一家少兒聲樂教室發布《華為美》MV,找來一群「港珠澳兒童」化了舞臺粧合唱:「華為好呀,華為美,華為為國爭光輝」、「天下手機誰最美?大家都說是華為」…… 目前正遭遇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在全球圍剿的華為,正強調自己是跨國集團,不會為中國政府服務,卻被染紅,難怪網民形容「把華為往火坑裏推」,華為也隨即切割。

澳門特首戰即將正式開鑼,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和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被視為大熱,也鬧出「高級黑」。有疑似賀一誠的抬轎者在港媒撰文,大捧賀乃「真命天子」,講來講去就是賀「根正苗紅」,遭到別人質疑時還賊喊捉賊,給人家扣了「利用選舉擾亂視聽」、「牛鬼蛇神」、「有任務在身的抬轎者」等帽子。

本來選舉有人抬轎很正常,但抬轎也須技術含量,不能用力過猛,不能那麼粗糙,吃相不能太難看。你可以舉特朗普為例,反駁特首必須有政府經驗,你也可以舉出賀主席有何領袖氣質、能力、願景,能夠給澳門帶來美好明天,但不是一味「根正苗紅」。這是把第五屆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庸俗化、封建化,搞血統論,彷彿只要「出身好」即可。如果這樣的話,「深紅」的梁振英就不會放棄連任香港特首啦,反而由港英政府出身的林鄭月娥跑出。

賀一誠曾任浙江省政協常委,習近平時任浙江省委書記。賀一誠的抬轎者大談「習主席與賀一誠在這種交匯下有何交情」,將正常的工作關係變成庸俗的私人關係,不僅有偽造「聖意」之嫌,而且也陷習主席於不義,陷賀主席於不義。

眾所周知,習主席主張幹部必須五湖四海,多次痛斥黨內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選任澳門特首必須高瞻遠矚、統籌兼顧,怎麼會考慮「交情」?至於「交情」之說,如果是此君自己揣測還好,如果出自賀主席陣營放風,則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