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大學之道.在踢人出校?》

理大校方就去年學生會民主牆風波、學生闖入學校大樓一事進行紀律研訊,最終有關調查委員會指涉事的四名學生當日行為失當,損害大學聲譽,並涉嫌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等。其中一名涉事碩士生被勒令即時退學及永遠再不能獲得理大取錄,另外三名本科生則分別被判停學一年、「社會服務令」六十小時和一百二十小時。懲罰之嚴厲為一眾大學之首。

老實說,這類校園內的激烈抗爭行為在過往也經常出現,校方管理層又豈沒被罵「親共」之類的字眼?就算學生字詞粗鄙,大學人員作為教育工作者,也應該抱有包容的心,寬待這些學生,以教育心態為出發點。假如每事出動嚴刑處分,恐怕也不是大學和教育機構應有的行為。將學生趕出校,並要聲言永不取錄,實在不是恰當之舉。

假如認為學生使用暴力,如有證據那就應該報警,交由警方進行調查,再由律政司按證據是否充足決定會否起訴。不過,校方今次選擇「私了」。這當然可以美其名曰不希望學生留有刑事案底,讓學生可以改過、反省云云,但觀乎整個判罰的過程和理據,分分鐘比刑事調查後的結果更為嚴厲,而且校方的立場也側重高層,保住他們「面子」為上。

假如校方高層深信學生使用暴力,那就應該一切從嚴,交由法庭裁決;否則校方就應該以寬大之心處理事件,讓學生真的有改過機會。

有人質疑,是否因為該名碩士生有港獨組織背景,所以就將其革除出校。按目前的證據,也很難確定是否有這回事,但校方也真的需要交代清楚整個紀律研訊過程,讓公眾得知理大校方的理據。

當然,港獨組織背景的學生參與示威,在今天極力反港獨的建制動員下,各個環節、機構也成戰場,大學作為主戰場就自然要「交貨」表態,而之前的民主牆風波也是因此掀起的。到了今年,學生會普遍也傾向港獨立場,也可以從此預見到大學校方對學生的懲罰機制也只會愈來愈嚴厲。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