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電音家族.二》


在這幾年交往中,阿約慢慢知道 T 在一間藝術資料庫做館員,阿約問他:「為甚麼讀文化研究卻會做資料收藏,看來同是文化類別,卻沒有多大關係啊!不悶嗎?」

「不悶,怎會悶?你知不知道法國有個叫傅柯的同志學者,最喜歡分析『知識分類』這種意識形態。現代藝術與古代藝術、中國畫與西洋畫、雕塑與繪畫……為甚麼同樣出現『人』、『愛情』、『死亡』這些主題,我們卻要將它們分成不同種類?」

阿約想了想,搖頭。

「因為我們用時間、國家與塑材去分開它們啊!分類本身已經是一種意識形態。我在資料庫會見到前人整理出來的意識形態,但我同時會用自己的權力,按自己覺得好的意識形態去改造資料庫面貌,那不是很有趣嗎?」

阿約想不到 T 說得頭頭是道,他為自己開了另一道窗,看到外面更廣大的世界。

阿約自己本來的天地,極其狹小,在教會男校成長,又是家中獨子,自出生以來受長輩疼愛,同時受他們束縛,否則自己也不會養成小心翼翼的性格。自從進了大學,住了宿舍,他的天地開始開闊起來,有些自己以前絕不敢做的事也做了,譬如認識同道中人,談戀愛,第一次與男生發生親密關係,都在第一年間糊裏糊塗做過。

不過阿約還是覺得只是霧裏看花,看不清同志間的真象,畢竟他從未結識到投契的同性密友。直至他因為好奇,由朋友那裏聽到 PTBF 這個身份,便想試試。阿約不為錢,本來只是好奇,想知道會遇上甚麼人,怎知道頭幾次約他的客人都不對,推了,直至第十二,還是十三個客是 T,才有對了,是他了的感覺。那時他知道有一個另一半真的好,哪怕他不知道這個「另一半」算是情人、性伴還是形而上的靈魂伴侶。

T 比他大十年,只是在同志界的經驗比他多上不只一倍,由床上的性技巧,蜜友之間的親密關係,同志圈的傳聞,他都瞭如指掌,T 常說他讀文化研究,是支持性解放的女性主義者,他會勇於跨越一切世俗樊籬。阿約在 T 帶領下,慢慢心中的束縛也解鬆了。

以阿約的專業為例,他自小在父母老師薰陶下,只聽西洋古典音樂,其他音樂一概不懂,自從遇上 T,T 介紹他聽香港流行曲,他才開始這一段看似離經叛道的音樂之旅,發覺香港流行曲也有不錯的作品。T 帶領他進入這個世界時,早已說過文化是立國之本,香港流行曲是香港主體的重要組成部份,現在本土年青人只聽 K-pop、J-pop、國語歌與英文歌,香港流行音樂遇來遇少人聽,中國又不斷破壞香港文化,香港的主體會愈來愈弱,最後會散。

「你是音樂系學生,就由香港音樂著手,去拯救香港吧!」

阿約以往很少留心社會時事,可是這幾年香港愈來愈大陸化,愈來愈腐爛,令他這個不問世事的離地高材生也不能不注意了。阿約愛香港,想不到原來自己的背景也可以幫香港一把,令香港……不死?或……死得不那麼快?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