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權《考古友整色整水》


俗語有話「欺山莫欺水」。

上一次澇災淹得考古工地面目全非。雖不至於從零開始,但有很多信息將缺失。譬如土壁上的小型文物可能被沖刷掉,地面的遺跡現象被淤泥覆蓋等。即使我們把散落四處的陶片、石片等收集回來,它們業已失去原來的空間關係,考古價值就大打折扣。

天災自當無法躲避,有時苦於社會資源不足,重要的遺跡現象未有記錄,一旦發掘,便無法恢復在泥土裡的原始面貌。現在當然有很多記錄的手段,高分辨率照片、高清攝錄、遙感無人機、三維掃描儀等等,十隻手指數不完。

可是想想,幾十年前的條件,影一張相就要「左度右度」,不可輕易浪費任何一格菲林。曾聽說,考古發掘時,發現了可能是「夫妻合葬」的墓。這在幾千年前是罕見的。考古隊員希望拍照記錄,但沒有允許,最後這個發現只能成為他們的記憶。

不過請放心,很多重要的遺存仍能清晰的留在菲林裡。如今資源豐富多了,各種技術拈手拿來,像上面說的這種遺憾,應該越來越少。

空閒時,我會走到離考古工作站不遠的的民居區,那邊不時有人擺賣舊物品。某一個星期六,天氣終於晴朗,我在小市集閒逛。看到一家小地攤賣煙盒和菲林。我不吸煙,亦覺得繽紛的煙盒值得拿上手欣賞,設計簡樸又不失美感。在一大扎攤平的煙盒旁邊,零零碎碎堆放了一些菲林,正、負片皆有。

  • 1978 年 7 月 31 日在安陽市物資局倉庫合照
    o 190301 b9A

我隨意撥開幾張,首先看到一張淺藍色背景的正片,中間有兩件像圓柱形的物品。當陽光從菲林一面透過來,映入眼裡,竟看到兩件鎮墓獸。記得大學的一門課,期末論文寫了漢代鎮墓獸。現在看到正片裡的鎮墓獸,感覺很奇妙,很開心。殷商祭祀隨葬用的是真人、真動物,未用陶俑代替,仍未有鎮墓獸。平時自己在庫房整理,只看到一筐筐碎陶片。那時真的羨慕拍照的人,在他面前就有兩件完完整整,設計奇特的陶鎮墓獸。尤其是右邊那件,張開大口,兩隻大門牙十分「搶鏡」,前腿修長,兩肩飾有三對羽翼,甚是生動的姿態!左邊那件就相當文靜,似戴著頭盔,微微低頭望著不遠的前方。

  • 鎮墓獸
    o 190301 b9B

我非常驚喜,誰會想到竟在不起眼的小地攤,淘到文物照片,而且不止一張。那張是佛教木雕像。我不懂佛學,不敢說是佛還是菩薩。但還能看到頭上還有一尊雕像,在頭飾表面還反射著金屬光澤,可能曾有貼金。肉眼見正片裡的這尊木雕像保存得很好。

  • 佛教木雕像
    o 190301 b9C

後來,發掘整理工作暫告一段落,我回到香港。在旺角的樓上店又淘到三張遺址、遺物的正片,有埃及方尖塔、印第安遺址,和不明石柱。

確實,現在我們有條件使用更好的手段去記錄每一處細節,可以用先進的儀器提取肉眼看不見的細微的信息。然而,我們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文物、古代遺跡正遭受破壞。正如稀有生物正在逐漸絕種,當然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遺存,來不及記錄(哪怕是拍下一張照片)便摧毀了。

要像電影裡的英雄那般,少數幾個就能從戰火(中東戰亂)中救下古代遺跡,絕對是夢幻泡影。我們需要絕大多數人,需要時間,需要了解,需要學習,需要意識,共同保護不僅是本地的文化遺產,還有相鄰地區,乃至全球的遺產。

相信對考古工作者而言,只會遺憾現今科技不足,絕不會自滿;保護文物並非姿態、「整色整水」,踏踏實實做好發掘、保護、研究工作,才是正路。

  • 阿權,在考古田野和實驗室的路上,徘徊的,某個宅男。喜歡收集舊物,閒時採集樣本,享受發掘與實驗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