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日本簡體字污染香江》

近日,公民黨區議員畢東尼收到一封政府公函,個地址竟然有用簡體字!遇到能夠挑起繁簡之爭的好事,畢議員梗係唔會錯過抽水的良機,立即 po 上網質疑一番啦?可惜,唔抽水尤自可,一抽水大家才猛然發現,原來香港無論《基本法》還是《法定語文條例》,都只是規定中文是法定語文,但無規定政府必須用繁體字!

o 190301 b8a

唔使問阿貴,這一定又是港共政權的大陰謀!什麼?《法定語文條例》是港英政府在 1974 年制訂立的法例?大陸未推行簡化字之前,香港民間一直有用簡體字的習慣?簡體字個「簡」字,本身也是一隻簡體字?不要砌詞狡辯了!這些全是五毛們刻意混淆視聽的理據!中共想消滅繁體字,是人所共知的事!

總之,即使沒有法理上的任何理據,政府公函也是一定不能用簡體字的!因為繁體字才代表華夏傳統文化傳承的結晶,港人作為炎黃子孫,國師陳雲口中的「華夏遺民」,必須捍衛繁體字。雖說不少繁體字也經歷過譌變和通假,但即使是這樣,亦只有繁體字才能完整地表達字義。總之,真正的香港人,寫字便一定要用繁體字!

讓人感到鬱悶的是,在港人捍衛繁體字的文化戰爭裡,竟然有一批叛徒,偷偷地在招牌或媒體上用簡體字,嚴重污染香港的文字生態!只不過,這些簡體字不是內地發明的,而是日本人的發明,日本官方叫作「新字體」。以下是幾個用上日本簡體字的著名例子:

一、元気寿司:「気」和「寿」均是日本簡體字,繁體應是「氣」和「壽」

二、丸亀製麺:「亀」是日本簡體字,繁體應是「龜」

更可怕的是,有些人不但用日本簡體字,還要亂用一通,着實令人難以忍受:

一、寒戦:「戦」是「戰」的日本簡體字,但是這套戲明明是講香港的,點解無啦啦要用日本簡體字?

二、「全線発売」:「発売」是「發賣」的日本簡體字,但之前整句話都是用中文,點解突然轉用日文漢語的「發賣」?此外,若要用日文漢語,「全線」是指「全條路線」,若要說全部分店有售,應寫成「全店発売」。

三、都會駅:「駅」是「驛」的日本簡體字,意思是驛站,引伸為車站的意思。都會駅只是個車站上蓋物業,不是車站,你亂用什麼「駅」字?

最奇怪的是,這些使用甚至亂用日本簡體字的招牌、廣告,一直充斥市面,點解無乜人去批評?內地的簡化字會污染香港語言生態,日本簡體字便不會?更重要的是,這些店鋪和物業,主要顧客明明都是香港人,點解無啦啦要用日本的簡體字呢?是要滿足部份港人的媚日心態嗎?

o 190301 b8b

o 190301 b8c

o 190301 b8D

o 190301 b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