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修例若成.大陸第一個引渡陳浩天祭旗》

我在海上漂泊時,香港發生的事也略知一二,但抽不出時間來寫評論,現在再評已不應景,譬如政府修例以圖引渡在台灣殺害香港少女潘曉穎後逃回香港的陳同佳。

修例能否成功引渡,涉及不少憲法、人權法的問題。赫然修例影響深遠。

以往港人在香港犯案後逃往大陸,不用引渡,大陸在邊境口岸交人,不用甚麼法律程序;港方並無同等報效方法,所以不少大陸經濟犯入住五星級的四季酒店逍遙自在。回歸二十多年一直是這樣,為甚麼香港一直都沒有和大陸訂立引渡條例?其中主要理由是怕大陸要求香港交人。為甚麼一下子就不怕了?

別為了引渡陳同佳而因小失大,當然陳同佳殺人不是小案,但能否成功引渡涉及台灣、香港兩地法律制度迥異的多種難關,還有新訂刑事法追溯權的問題。此閘一開,就算香港法官真的能夠把關也可能扺擋不住人大釋法的萬能 Key,所以別自己閉上眼睛以為別人看不見你。

若然修例成功,大陸第一個就要拿倡議港獨的陳浩天來祭旗。並非因為這條茂里可成大業 —— 被殺的雞也幹不出傷天害理的事,雞之所以要死是為了儆猴。別只見樹木而不見森林。我扯得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