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流浪地球酷酷的亮點.下.講心不講金的團隊精神》


上篇談了 2015 年郭帆和龔格爾自掏 100 多萬來做前期工作。他們很投入,投入到根本沒心思去想如果中影不滿意、換人又如何 ── 那 100 萬將血本無歸。

由 2015 年 8、9 月間開始努力了半年,2016 年 4 月,兩人向中影彙報情況。中影管理層看了他們準備的電影「世界觀架構說明書」、「流浪地球一百年編年史」,還有三千張概念圖、八千張有細節的分鏡圖,不但明白了劇本的構思,更投入其中;既為驚險的情節而緊張,也被充滿遺憾的父子情觸動(因為吳京父子最終都沒有見面,沒能實實在在地來一個擁抱)。中影管理層被打動到不知不覺間流了眼淚。

我想,他們當日匯報的詳細程度、反映出來的工作熱誠,也是令中影震撼的原因之一。畢竟,那是無人敢接的燙手山芋。而兩位三十多歲的青年,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匯報後第二天,郭帆收到通知:準備開拍!可以想像,郭帆和龔格爾當日開心到甚麼程度。

今日當然知道電影要到 2019 年才上畫。於 2016 年開鏡當年,他們未必知道電影要拍攝兩年多之久,而且不斷出現拍不下去的財困。

《流浪地球》之開拍,劉慈欣粉絲不看好。情況有如改編金庸武俠小說般,將有想像空間的小說落實,一定存在被人批評的風險。不只劉粉,電影界的導演和演員也斷定:「中國未有條件開拍真正的科幻片。」

郭帆當然心中有數。2015 年對郭帆來說是充滿機遇的一年。2015 年初,電影局選了五名新生代導演赴美國好萊塢進修,郭帆是其中一人。去一趟,郭帆很震撼,發現中國電影工業跟美國電影工業差距好大,尤其是科幻片。就科幻片工業製作的系統而言,郭帆說,就像我們騎自行車,人家開法拉利。

郭帆也許沒想過,進修回國後,一個拍科幻片的機會就落在他手上。郭帆和中影都知道製作《流浪地球》存在投資風險。於是,多找了幾個投資方入局,找來了萬達影業和北京文化一起投資,以 1 億多人民幣開鏡。而美國好萊塢科幻片的基本預算是 2、3 億美元,是郭帆的十多廿倍。

郭帆有些感受,很有大將風度。他話,他的壓力很大,因為如果你成功了,中國電影從此就有科幻片這一類型,如果失敗,估計若干年內都不會有人敢碰科幻片。即是如失敗,等於由他親手毀滅一個新片種。提問者問的是郭帆的個人壓力,他則回答了一個有集體思維、大我思維、顧全大局、又有水平的答案。

以 1 億多人民幣開鏡,郭帆決定不請昂貴的人氣小生,要將最大部分資金花在場景、道具、特效之上。投資科幻片之外的中國並不缺錢,花光了可以再籌集資金,而當時最大的困難不只是資金緊絀,是中國未建立一套科幻片製作工業的生產線。對郭帆及其團隊而言,拍片的兩年多是青春祭。將來回首,會是不少人人生的轉捩點。

《流浪地球》要製作一萬多件道具,沒多少道具是現成可以在市面上購買的。幾乎全都全新設計、全新製作。很多道具的設計極其複雜,一套宇航服要用一千一百多個零件,一個頭盔有十四層,手工模型工藝根本沒法完成,必須用工業工藝,即是好像做一個真頭盔般,要用機器輔助製作,而一件宇航服連頭盔,要 40 至 70 萬人民幣。

不起用高片酬明星省下來的資金,除了做道具,還用於製作場景。電影內的地下城、冰原、行星發動機控制室、宇宙空間站……,郭帆將可以用實景造的都造成實景來拍攝。沒可能是實景的外太空才用特效。《流浪地球》的實景現場有 10 萬平方米,相當於一個大型社區的面積,而且場景搭得很精細,塌了的屋房內部也做道具,如此一來頹垣看起來才有實感。

演員屈楚蕭最初以為大部份時間都只是在綠幕前演戲。凡後期要做電子加工的拍攝,背景都是綠幕。屈楚蕭正式進攝影棚時才知道,原來場景相當震撼。

實景之外,《流浪地球》總共有二千零三個特效鏡頭,不是全部、但絕大部份是中國公司製作。郭帆本來想用美國公司的,但太貴,用不來。因為五至七秒特效鏡頭,要 20 萬美金。他們有二千個鏡頭要用特效,那將會是天文數字的預算案。

談到這裏大家也許會明白,《流浪地球》之拍攝,不管票房是否報捷,只要水平基本過關合格,那《流浪地球》兩年多來的拍攝過程,就同時是為中國科幻片電影工業打下基礎的過程。當中的影響極之深遠。參與電影製作及拍攝的七千人,將會是中國科幻電影的種子。

最後談涉及金錢、充滿正能量的幕後故事。

《流浪地球》以 1 億元開戲,錢很快便花光了。幾個投資方增資了幾千萬,也花完。中途還要有萬達影視退出。沒錢怎辦?於是,郭帆以私人名義籌得 900 萬;龔格爾賣車;演員自已提出降片酬;攝影指導劉寅自己花錢買幾百萬設備租給劇組使用……。

電影有兩條線,空間站的部分本來因為沒錢想放棄。可是,如放棄空間站這條線,整部電影就會失色。如保留,不止佈景花錢,最難找的是演員。因為地球上的角色已起用非人氣明星那類演員,空間站的演員,最好是有點名氣、願意以自己名氣帶一下電影、也帶一下青年演員的人。不只的,還要願意少收片酬,做的也不是男一號。這樣的男演員確實難找。結果,最終讓他們找到吳京!吳京,看來在戲裏戲外都是英雄好漢。

吳京在訪問內說,當初答應收象徵式片酬客串,是看著滿臉誠懇的郭帆,就像看見當年傾家蕩產拍《戰狼 2》的自己,於是一口答應。吳京還說:「今天我幫你,以後你遇到執著追求電影藝術的人,你也要幫他。」

空間站支線結果不是客串數天,是拍了一個月。之後,郭帆厚著臉皮對吳京說:「京哥,超支了,你能不要片酬嗎?」

吳京說:「行。」

不收片酬拍著拍著,劇組又徹底沒錢。眼看就要停機了,吳京掏出 6000 萬,由無酬的客串,變為有份注資的出品人。吳京說,主要是被劇組的團隊精神感動。

文章收結前做總結。我已看了電影《流浪地球》。相比起劉慈欣的原著小說,我更想看郭帆的新書《〈流浪地球〉電影製作手記》,很想知道得更多。郭帆,乃至參與拍攝製作的七千人,他們拍攝過程的點滴,就是中國科幻片工業鏈如何建立的點滴。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