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電音家族.一》

  • 本作品獲臺灣 2018 後生文學獎

剛由校巴走下來,走在百萬大道上的阿約戴著耳筒聽香港流行曲,這個最新型的耳筒真是偉大發明,不只隔絕了外界噪音,連自己聽的音樂也不能傳到外面,小小耳筒就在他與外界之間分割成兩個獨立空間,他還他,我還我,各不相妨。

在香港這個殘忍的社會,不要說可以令社會變得更好,連自己安心立命也難得很,現在阿約可以在中文大學的小天地彈彈琴,作作曲,研究一下音樂史,已經心滿意足了。只是不知是天生性格,還是後天遭遇使然,阿約心中時常都有點不安,擔心自己會成為大社會的排擠對象,令他行事總是小心翼翼,生怕給人抓到任何錯處。

阿約的性格,令他從小到大都是爸媽老師同學之間的優秀份子,這可是他的苦心經營。阿約小心,小心到自己聽香港流行曲也不敢讓人知道,系主任莫教授性格古怪,不喜歡任何地方的現代流行曲,最古怪的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的樂器用電演奏,因為電子樂器天生冷冰冰,沒有人的感情。曾有反叛學生跟他抬槓,說不少流行作曲家也用鋼琴作曲,唱的歌手也是用自己天生的嗓音,莫教授歪歪眼,說:「他們用的是電音腦袋,自然作的曲、演繹的靈魂也是天生出來用電的音樂了。」

大家聽到,不知怎樣反應。他之後順道說一句:「要聽流行音樂?聽貝多芬、莫札特吧!他們的也是流行音樂…… 但不要聽那用電子小提琴的 Vanessa Mae!」

阿約想獲得獎學金,自然不會得罪莫教授了。

阿約表面上不做,心中卻在反駁,大家都知道莫教授最喜歡柴可夫司基,可是在那十九世紀漫天風雪的俄羅斯中,他那同性相吸的傳聞不也是離經叛道的壞孩子所為?阿約覺得要當有創意的出色音樂家與學者,點點反叛是免不了了。阿約小心,自然同時知道要隱藏他那一點傲氣,生怕成為別人是非的把柄,自然不能給人知道他這個系中高材生竟然聽香港流行曲,也自然不能給人知道他與柴可夫司基一樣,愛的同樣是他。

阿約的他,真不知道算是他情人、性伴,還是靈魂伴侶,阿約更不會知道,為甚麼當 T 在手機程式上輸入「PTBF」,挑了 GAY 這個類別,看見不少 part-time boyfriend 時,會選中他。阿約記得前年初次在旺角的樓上 cafe 見面,他問 T:「為甚麼找上我?」

T 說:「哦,只是隨意瀏覽一下帳戶,見到你青靚白淨,斯斯文文,說喜歡聊文化,就不假思索找上你了。」

想不到是因文化而認識。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