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官員存閱入罪.「反動雜誌」式微》

湖南長沙市天心區原區長謝進落馬,本身不構成新聞,亮點在於其被通報「指使他人為其從境外購買詆毀、污衊黨和國家領導人等內容的書刊並向外傳播」,列為首條罪狀。最近,內地一些落馬官員罪狀新增了存閱「反動雜誌」這一條。比如貴州原常務副省長王曉光,被通報「熱衷於閱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重慶市渝北區前區委常委吳德華,被通報「購買、私存反動雜誌,傳播政治謠言」。

官方為何要將存閱「反動雜誌」入罪?而且高調對外公佈?大概是因為「反動雜誌」消息真假難辨,擾亂政局,影響黨國形象。高調宣示列為反面教材,則是要警告黨內幹部和公職人員,必須引以為戒,讓他們不敢買、不敢看、不敢傳。

內地嚴防死守,祭起政治紀律,已令本港「反動雜誌」式微。據悉,公職人員如在海關攜帶被截獲,過去只是沒收,如今還通報單位,面臨處分,對這些雜誌的需求自然大降。

中共十八大前後,《紐約時報》曾經發出一篇題為「購物到香港,送禮不如送禁書」的報道。彼時,中共政治鬥爭劇烈,爆出薄熙來事件、周永康事件、令計劃事件,沒有最激,只有更激,加上「自由行」不斷擴大,內地政商界對「高層動態」有強烈需求,刺激了一本本爆料政治雜誌產生。

光是居住在美國的何頻,就一口氣出版《明鏡月刊》、《外參》、《大事件》、《內幕》、《新史記》等十幾本雜誌,據稱曾經賺得盤滿缽滿。當時走在香港街頭,這些雜誌及其聳人聽聞的標題亦成為一景。

這些政治雜誌的消息,真亦假時假亦真,有不少還獲得驗證。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施芝鴻曾經在兩會說:「預言遙遙領先,只是早在我們黨在立案的時候,被某些人洩露出去。甚麼『你懂的』,這不是人盡皆知的嗎?你以為是你們媒體的預言被證實的嗎?你們媒體的威力嗎?」

事實上亦不排除有人放料,這些雜誌也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曾經熱播的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出現一本香港《鏡鑒週刊》受指使撰文猛批省委書記沙瑞金在漢東省搞「沙家幫」、「否定漢東的改革開放」,透過出口轉內銷,企圖影響內地政局。《鏡鑒週刊》影射的是哪本雜誌,呼之欲出。

隨著政治醜聞的疲勞轟炸,市場競爭劇烈,加上內地採取霹靂手段攔截,《陽光時務週刊》率先關門,《新維月刊》、《臉譜》亦因為老闆被捕而停刊,老牌的《開放》、《爭鳴》先後倒閉。如今走在香港街頭,「反動雜誌」雖未絕跡,但已經少了很多,而且銷量也直線下滑。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近日公佈「秋風 2019」專項行動,重點整治電商平臺銷售非法出版物問題。這顯示海關攔截「反動雜誌」有成,由此將重點放在電商平臺。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