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楊岳橋的關鍵一票.白白坐監的社運青年》

「泛民班人真係弱智!」

上星期某夜,和幾位好友坐在港島東區的某間喝紅酒的小店,當中有位做 AO 的朋友也算是識於微時,在這裏就叫他 A 吧。A 是傳統名校岀身的精英,一口純正英式口音,是典型的有為青年,也是泛民的長年支持者(事實上,政府內支持泛民的人實在不少,尤其是在金鐘上班的那一群)。這是第一次聽到他大罵泛民如何不中用,也算是大快人心。

「X!人地班後生都講左泛民係垃圾好耐,又唔見你講!」

B 在身邊搖著酒杯,面帶幾分醉意地嘲諷 A。原來這次觸動 A 的,是泛民主派的關鍵一席和他管理的大狀黨投票支持政府的工程撥款。在這堆工程撥款當中,包含了新界東北發展工程,也就是曾經引起立法會門口示威、然後有十三名青年因此坐了半年監的新界東北發展工程。

我不支持那些社運青年的示威和方法,卻發自內心的為他們感到可憐。當他們抗爭時,同一陣線的泛民譴責他們。當他們坐監時,楊岳橋走出來說坐監會令他們的人生更精彩。到最後要投票時,連象徵式反對都放棄的泛民投下贊成票,這些八零、九零後的年青人最後甚麼都沒能夠守護,然後又要走出來為這群人的立法會選舉站台。

從頭到尾,他們選擇的空間也沒有。

上次政府要收緊長者綜緩,泛民居然和建制派聯合示威。泛民不好好運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去攻擊建制,反而要聯合示威,牌面上當然是怕建制派「成功爭取」,但內心的原因則是沒有鬥爭的意志。所有人都知道,這次的鬧劇都是為年底的區議會造勢,要是民主派能落力一點,也許能在上次只差一點點的地方有所斬獲。但民主派更怕被建制派偷襲,痛失幾個議席。

現在事過境遷,大家都在談論新移民和醫療系統爆煲的問題,再加上愈搞愈差的沙中線,還加上一個香港民族黨,於是泛民連唯一反擊的機會都失去了。接下來的選舉就算贏得了議席,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改變。

那些泛民主派的支持者經常說香港已經死了,但他們從來沒有發覺殺死香港的,正正是那些說要守護香港的泛民議員。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