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澳門特首未選.已爆口水戰》

有人話,選舉是一面照妖鏡,這說法真是很準確,即使政局相對穩定的馬交,在澳門特首快將舉行換屆選舉的前夕,也是不能例外。畢竟,雖說澳門街的反對派比香港弱勢,但也不能說毫不存在,加上特首大位牽涉社會資源分配,各路人馬在暗地裡較勁,甚至想當造王者,好待功成之後,能夠因此而雞犬升天,也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

當然,作為香港媒體人,梳打埠的那些政壇花生,跟自己並無任何關連,本來還真是不欲多談。然而,有些人莫名奇妙地在香港的媒體撰文,大談誰才是下屆澳門特首選舉的「真命天子」,抬轎味道甚濃也罷,水平還要低得令人齒冷。遭到別人質疑之時,還要倒打一耙,批評別人志在抬轎,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劉信便不得不說兩句了。

其實,澳門特首由誰出任,除了部份政壇中人外,普遍港人其實不大關心。話雖如此,澳門政局表面和諧,各路人馬是否在暗地裡較勁,大家也是心中有數。不過有一個客觀事實不得不說,澳門《基本法》和香港一樣,從來都是容許差額選舉。差額選舉是民主的體現,大陸地方政府也正在逐步推行差額選舉。可笑的是,現在有人卻硬要把差額選舉說得像洪水猛獸一樣,實在讓人感到莫名奇妙。

有人強調候選人超過一人,將會對澳門造成所謂矛盾與內耗,這並不一定。因為理論上來說,另一人可以是純粹「陪跑」的。第一屆澳門特首選舉的區宗杰,便是典型的「陪跑」案例。若某人所力捧的賀一誠,真是所謂的「真命天子」,並且已得到所謂的中央「祝福」,即使有另一個人出來角逐,也必定只有「陪跑」的份兒。

更重要的是,即使澳門的特首選舉只是走過場,即使所謂中央「祝福」,是成為澳門特首的關鍵因素,但政治上某些情況,往往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有人不斷高調地對外宣稱,某人已獲得中央「祝福」,不是等同公開宣稱,所謂特首選舉只是做做樣子?不論怎樣看,這種說法都是醜化澳門政壇的「高級黑」。

況且,假定某人真是獲得中央「祝福」了,他便可以坐定粒六,即是有人參選,也必定是特意安排的「陪跑」。在有「陪跑」襯托之下的差額選舉,反而能增加選舉的認受性,又何須這麼小家,特意撰文狠批?唯一的合理解釋,便是某人不斷力捧的賀一誠並不是這麼坐定粒六,才會害怕人吹捧其他大熱人選。

當然,有人要幫手抬轎,幫自己所撐的人貼金,大玩文革時代的血統論,標榜對方怎樣「根正苗紅」,絕對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回來了,某人「根正苗紅」跟對方是否必定受到中央「祝福」,又有何邏輯上的關連?不用香港作例,當年習近平未成為中共第四代領導前,另一大熱人選的薄熙來,也是「根正苗紅」啊?況且,真是要玩血統論,有人只是做過政協,政協本來是統戰黨外人士,不能算是「苗紅」了。

還是那一句,究竟誰人最終當上澳門特首,劉信真是沒興趣理會,更沒興趣摻和。可是,有些人話其他人抬轎,自己才是抬轎那個,還要用一堆破壞特首選舉認受性的言論,作為某人是所謂「真命天子」的理由,那便實在太過可笑。此外,用上「其心當誅」這裡訴諸動機的言論,抹黑其他潛在的大熱人選,水平也實在太低了。不客氣的說,這樣為人抬轎,其實跟倒米無異。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