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港人屋苑.根本就是租界 2.0》

自從《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公佈以來,香港社會各界就香港如何參與大灣區發展,有很多的意見和建議。日前民建聯公佈,他們的港區人大代表將於 3 月舉行的人大會議上提案,建議於大灣區興建專供港人居住的屋苑,藉此應對目前香港住屋難的問題,提供多多空間給港人置業居住。

筆者認為,如果在大灣區以「劃地建屋」方式建立專供港人居住的社區,即使只是與香港現有公屋面積相若,也會給予大灣區居民不太好的觀感,認為港人是「高人一等」,甚至等同於一九世紀中至二十世紀初的「租界」。因此,民建聯的建議只會成為中國人自己給自己製造出來的「租界 2.0」,完全不利於整個國家的團結、大灣區城市與香港特區之間的往來。

大灣區發展,香港不能高高在上,與世隔絕

香港土地不足問題,多年來一直困擾社會,大灣區確可以為香港提供更廣闊的發展空間。這也是為什麼民建聯的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準備提案,希望可以在大灣區興建「港人社區」。

固然,港人在文化、價值觀、生活模式方面與大灣區以至內地其他省市居民有著很大的分別,而香港人對於內地生活是否美好的懷疑,也是不能一朝一夕得到解決的,由此,為了鼓勵港人在大灣區工作、居住,讓港人感覺在大灣區居住與香港無異,從而建議建立專供港人居住的屋苑,是無可厚非的。

不過,在大灣區建立「港人屋苑」,實際運作起來,將會面對很多問題:

首先,這些「港人屋苑」內部是實行香港特區法律,還是內地法律?如果是行香港法律,又會衍生諸如由內地公安按港法執法還是香港警方派人駐守屋苑之爭,若由港警駐守,又會令香港警察變相矮化為「屋苑保安」,這同時又衍生:萬一屋苑出現緊急情況,內地救援人員能否即時進入呢?

第二,「港人屋苑」在網上通訊方面,是跟隨內地互聯網法規,還是按香港法規管理、即是無需「翻牆」就可瀏覽各種網站?

第三,「港人屋苑」內的港人,如同時在大灣區工作,應該是按香港法例納稅,還是按內地稅務法例納稅?

第四,如果「港人屋苑」住客要坐網約車,要叫外賣,那麼,內地有關職員需否辦理通行證,才能出入?如果住客邀請內地朋友到訪,又是否需要預早辦理登記手續?

更重要的是,「港人屋苑、港人專用社區」會給予內地居民一種負面感覺,認為香港人是排他性極強的社群,不願融入內地社區,正如港人經常批評內地新移民不肯說廣東話、不肯融入香港生活一樣。

這種「港人屋苑、港人專用社區」與昔日專供外國人生活、實行治外法權、本地人較難定居或甚至禁止進入的「租界」分別不大。既然中國要花費很多氣力才取消了「租界」,到了今天國家越來越富強的時候,就更不能出現「租界 2.0」了,若「租界 2.0」是同屬中國人的香港人所建立,就更諷刺了。

要鼓勵港人北上發展、居住,應該是港人慢慢適應大灣區生活模式,所以與內地居民相差不能很大;同時,香港也應將本身的獨特文化和制度優勢,譬如講求法治、合約精神、互相關懷等,向大灣區推廣出去。至於通訊方面,特區政府應與電訊營運商商討,主動降低港人在內地的通話和上網漫遊收費,令港人可以同享香港、內地互聯網內容,從而發揮更大優勢。

當然,如果是中央主動給予港人一些既有權利,譬如按香港稅務法例繳稅,港人繼續按照《基本法》無須服兵役,以及興建按照香港方法運作的各級教育機構,那麼,不但內地居民會易於接受這一些待遇上的差別,港人也會較為願意到大灣區發展。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