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民進黨的土包子、包子與披薩》

在上週,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酒吧進行直播,批評行政院要求前瞻計劃重寫。之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批評韓國瑜為土包子。當時筆者聽到後,不禁說民進黨真的變了,拋棄了昔日民進黨的愛鄉土的精神。

黃重諺在 Facebook 中的批評,為免被人指為抹黑,以下全文轉載:

書法家,酒喝對了,可以寫成蘭亭集序。

音樂家,酒喝對了,可以譜好三號交響曲,把萊茵河變成樂章。

但一般人,開車喝,會變成酒駕,成為萬民公敵。

沒有內容的人,直播喝,胡言亂語就成為全部。

土包子喝醉,只會變成喝醉的土包子。

#醉不上道

有網友留言說:「我的國家的總統府發言人需要,回答一個『醉鬼』的問題嗎?」。黃重諺回覆道:「不過,這個就不好意思說啦。」

從黃重諺的原文去看,他認為韓國瑜沒有內容,而且還是土包子。不過黃重諺是否知道,他這樣說是把民進黨過去的愛鄉土的價值放棄?民進黨在創黨以後,聲稱自己是穿草鞋的,由基層開始一步一步壯大。其實在以前,民進黨有人都用過「包子」來自稱,那個是誰?就是民進黨第一個台北市長陳水扁。

自陳水扁在 1994 年因泛藍陣營分裂而當選以後,大力針對國民黨的違建,加上強勢施政,引來反感。在他 1998 年競選連任時,新黨推出有「聖人」之稱的王建煊,而國民黨在多重勸進之下,宣佈辭官不選的馬英九終於出來代表國民黨競選台北市長。

當時阿扁陣營對馬英九多番攻擊,例如提出「土狗與貴賓狗」一說。

話說馬英九有一次談到台北市國際化及城市外交的問題時,強調自己有國際活動的經驗及外語能力,應該可以做得很好。這番話明顯是暗串陳水扁的國際經驗及外語不及自己。於是當時的新聞處長羅文嘉(就是現在被卓榮泰請出山的民進黨秘書長),以「土狗與貴賓狗」比喻扁馬二人。這個說法是以陳水扁為台灣本土、土生土長的土狗,外貌不討好但忠心,但馬英九的貴賓狗就是外來物種,並非土生土長,而且只是漂亮好看,功能卻有限。這個講法不但中了馬英九的九字(與狗同音),而且區別了本土與外省精英的分別。當時要選高雄市長的吳敦義批評此說,都認為「貴者高貴,賓者外來也」。

之後陳水扁又提出「包子與披薩(PIZZA)」一說。話說有一次阿扁出席幼稚園畢業典禮時,提出披薩雖然好看,但沒有甚麼內容,並不好吃,但肉包子表面上看起來甚麼也沒有,但內裡真才實料,好吃又有內容。這裡其實與「土狗與貴賓狗」所表示的意思沒兩樣,阿扁以「包子」自稱,認為包子是本土產物,外表不討好但有內涵,並以披薩比喻馬英九,披薩是外來種,外表討好但沒有真材實料。

馬英九反擊說,正因為披薩一目了然,最禁得起檢驗,不像有些包子,看起來白白胖胖,一口咬下去鬆鬆軟軟,甚麼都沒有。他說如果弄不清楚,可不敢隨便吃包子。

筆者提出這些典故,就是要告訴各位,民進黨以前以本土的身份自居,強調自己愛鄉土,區別國民黨人來自外省的身份。而且民進黨內高階精英為數甚少,例如陳水扁晚期的四大天王只有呂秀蓮一個是美國哈佛大學博士,謝長廷都只是京都大學博士班結業。國民黨就一地都是歐美大學畢業的精英。

自從綠營進一步壯大,綠營來自海外的精英愈來愈多,例如賴清德是哈佛大學碩士,阿扁任內的財經人士,蔡英文重用的林全,亦是美國伊利諾大學博士。蔡英文是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博士等。

但黃重諺卻沒有那麼高學歷,他只是東吳大學研究所肄業,來自於本土家庭,其堂兄是台南市長黃偉哲。所以筆者覺得奇怪,為何黃重諺以「土包子」來攻擊韓國瑜?是其內心看不起包子嗎?還是以「土包子」來稱呼一些無知識的鄉下人?還是他內心傲慢看不起本土?還是他已經忘記了前人的艱苦經營?

確實,蔡英文都只是在 2004 年因為要參選不分區立委而加入民進黨,之前都沒有與民進黨共同成長的經歷,自然不了解前人如何辛苦打天下。

筆者認為,是黃重諺官做得大,又以為自己有文化,看不起「沒有文化」的韓國瑜(但韓國瑜卻是政大碩士,比黃重諺高一點),所以就以「土包子」來稱呼他。但其實韓國瑜正在走民進黨當年的路線,以基層農漁民、小市民的角度發言,所以「韓流」仍然居高不下,這亦是民進黨的氣勢與民調一直低落的原因。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