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輝《中程導彈協議.美國退出協議意在中國?》

前文:


美蘇分別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令世界經歷了自古巴危機以來最接近核戰的時間。直至戈爾巴喬夫在 1985 年上台,與西方和解,才重啟「中程導彈協議」談判,最終在 1987 年達成協議,銷毀兩國在陸地部署的岸基中程導彈,開創了裁軍的新局面,即時解除歐洲的核威脅。

特朗普以俄羅斯違反「中程導彈協議」為由,退出協議,讓美國不再綁手綁腳,可重新發展中程導彈。有分析指出,此舉除了抗衡俄國,有更大的機會是針對中國。事實上,沒有受協議約束的中國,在這三十年發展出一系列東風導彈,擁有的中程導彈數以千計,能力一支獨秀。特朗普高呼美國優先,當然要撕毀協議,急起直追。

以美國擁有的彈導導彈技術,重新建造中程導彈,不會有太大的困難。但要用中程導彈制衡中國,首先要解決的,是找部署的地方。如果了解當年美國在歐洲部署導彈所面對的情況,就知道舉步維艱,談何容易。

美國在歐洲部署潘興二型和戰斧巡航導彈,應對蘇聯的 SS-20 威脅,雖然不是白宮強加於北約,而是由西德提出,但歐洲的平民百姓對此極為反感。美國在部署導彈後,緊握著克里姆林宮的咽嚨,六分鐘就可取掉他們的性命,但美國本身不用面對同樣的威脅。可是,歐洲國家就要為此擔驚受怕,因為萬一戰爭爆發,家園勢必成為蘇聯率先打擊的目標。

部署了中程導彈的歐洲,究竟是安全了,還是危險了,還說不定,但擔心成為美蘇大戰的核炮灰,卻是十分實在的恐懼。部署導彈的始作俑者,西德總理施密特,在 1982 年亦間接因此黯然下台。在部署導彈的 1983 年,歐洲的反戰運動此起彼落,西德有一百萬人示威,而倫敦、巴黎、斯德哥爾摩、羅馬、維也納甚至華盛頓,都有連場抗議。

回到 2019 年的時空,中國不是當年的蘇聯,亦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中國雖與不少國家存在領土爭議,有些國家對中國崛起有疑慮,但不存在當年華約全面侵略對方的軍事實力和政治意圖。相信沒有亞洲國家會擔心中國擔心到當年北約害怕蘇聯的程度,從而要求美國在自己的土地部署中程導彈。

倘若美國硬要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就算導彈不帶核彈頭,可選擇的部署地方只會比當年歐洲少,政治上的阻力肯定比當年更大。早前美國在南韓部署的薩得防空系統,只是擊落來襲導彈或飛機的防禦性武器,已令北京怒髮衝冠,下禁韓令。至於反戰情緒高漲、想駐日美軍基地盡量遠離的日本民眾,屆時的反對聲音必然響亮。這個政治核彈,相信沒有盟友願意接手。

再者,要應對中國的威脅,美國不是沒有選擇。中程導彈協議,只是限制雙方的陸基導彈,美國空軍和海軍,從不欠缺打擊中國的中程武器。射程達 1500 公里的戰斧巡航導彈,飽經實戰考驗,一直部署在潛艇和軍艦上。空軍的聯合空對地距外飛彈(JASSM)是有隱身設計的巡航導彈,最新的增距型射程可達 1000 公里,可裝備在美國空軍的大部份戰機和轟炸機。

支持發展中程導彈的人士,會批評這些巡航導彈只有亞音速,射程也短,沒有彈導導彈的八倍音速、幾千公里的射程,還不能帶更重的彈頭。特別是陸軍可能不甘寂寞,希望透過裝備中程導彈來尋找自己在「圍堵中國」中的角色,但是,錢從何來?

彈導導彈就等同一支火箭,當年部署的潘興二型,以現今的價格計算,每顆大概是 1 千萬美金。中國最先進的東風 26 型中程導彈,末段可調整方向,追蹤目標,外界估計每顆 3 千萬美金。如果美國製造同類武器,價格不會比中國便宜。至於部署彈性大得多的戰斧和聯合空對地距外飛彈,每顆只需 150 萬。陸軍要說服國會取得預算,相信又是一政治難題。

特朗普的政治盤算,外人難以明解,但要靠部署中程導彈來制衡中國,看來不是一個化算的決定。

  • 陳志輝,自稱艦艇愛好家,熱愛拍攝軍艦,近年研究海軍和香港的關係,著有《戰艦尋蹤:海軍在香港》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