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獵頭交易.同謀.三》

前文:《同謀.二》


周偉傑把所有張小姐寄給他的電郵再看一次,又想:「一直以來,張小姐都不坦白,她只想贏得最大的好處而向我咄咄相逼,前言不對後語,根本信不過!」再細想今天之事:「若張、何二人並非,那麼,我或許可以假設,與張小姐一方磋商的工作機會已經告吹。可是,若他們是串通的話,即雇主仍在等候我的答覆,張小姐不過是稍一變陣,向我大玩花招,目的仍是想向我施壓,是要我立即上班。嗯!於這一刻,關鍵就是,何先生是否跟張小姐是同一路人馬。」

「其實,何先生與張小姐,應該是同路人罷?」周偉傑反覆的在想。

周偉傑一看手錶,已差不過下午四時,忽然手提電話一震。

何先生傳了一個電郵過來,當中有一份附件,列寫剛才說過的那個工作機會之詳細資料。他打開了附件,只見密密麻麻的字體,寫滿了數頁紙,卻是言之無物,連雇主是誰也沒有說清楚。

其實獵頭顧問給予的資料都是大同小異,絕不會第一次便把所有資料告知應徵者,就是你問他們,也未必會得到一個確實的答覆。寄過來的所謂詳細資料,其實就如宣傳海報一樣,例如會說「工作崗位充滿挑戰,可接觸不同範酬」、「公司文化開明、架構精簡」、「需十年工作經驗,但雇主樂意裁培後輩,仍願意考慮條件未夠,但對工作有熱誠的應徵者」或「如果遇到合適的人選,雇主願意給予十分吸引的薪酬」等等,每次周偉傑看到,都會啞然失笑:「天下間,真會有這麼好的工作嗎?」

周偉傑看著電郵,再想:「這個何先生在電話裡,起初是支吾以對,裝作記不起我。後來我要掛線了,他又立刻『回魂』過來,始終有點可疑。」他剛才與何先生交談之際,已有懷疑,此刻依然堅持著這樣的想法。

「私募基金就是再急,也不可能連幾天的時間也等不及。就是雇主真是等不來,整個招聘的過程,也不可能這麼快便完結。若程序尚未結束,何先生又怎能致電給我?獵頭公司又怎會容許這種情況發生?嗯,張小姐忽然消失了,何先生便立刻補上,他出現的時間實在太過巧合了。」周偉傑越想越覺得二人是串通好的,最後想:「何不聽一聽華哥的意見?」

「哈哈!原來如此!那麼情況十分簡單,不似我們剛才想的這麼複雜。你只須當為兩件獨立事件來處理就是了,根本不用傷腦筋。」華哥聽過周偉傑說過關於何先生的事,再知道他的擔心後,即輕鬆的回應。

周偉傑問:「獨立事件?一間獵頭公司裡,又怎會有兩個顧問在同一時間內找我?」

「其實也不算出奇。獵頭顧問的競爭很大,他們只靠佣金為生,對每一宗生意都很重視,就是在同一間公司裡,都是爭過你死我活的,合作的可能性不高,反之,互相搶生意卻是常態。所以,你不妨當他們是獨立的個體來處理。」華哥再解釋。

周偉傑心裡暗想:「嗯,雖然他們以佣金為生,但管理層也不可能要他們競爭至一個自相殘殺的地步,因為這也會損害了公司的利益。大概在他們的佣金制度之上,仍可以加進一些元素,要他們遵守對公司有利的規則。例如規定他們所賺到的佣金,有一部份先扣起,要他們服從老闆的指令,或要他們願意與團隊合作,才會得到全部金額。」

這也是不少公司管理前線員工的方法。若前線員工只以佣金為生,好處是,公司在有生意的時候,才須給予他們佣金,更可按各人的工作能力而決定薪酬多寡。其壞處是,前線員工只管生意,不著重團隊精神,甚至乎會為了自身之好處而做出一些損害公司長遠利益的事情。

周偉傑把這個想法埋在心底裡,沒有反駁華哥,只問:「若他們真是一夥人,想知我的『底線』,那我應該怎樣做?」

「嘻嘻!若你放心不下,又不想處理這個何先生,大可不停的向他提問,便可把他拖延著。」華哥給了他一個十分簡單,但又很有效的建議。

掛斷電話後,周偉傑便打算以電郵回覆何先生,只簡單的問了一句:「請問雇主是誰?」

他把草稿看了幾遍之後,才把電郵寄出。他此刻只希望盡快可以與張小姐「和解」,對何先生所提出的工作機會殊不感興趣,心裡只想:「現在已是差不多下午五時了,張小姐至今依然未回覆我,到底是什麼原因?難道她見我態度強硬,不願立刻離職,所以正努力遊說雇主?」心頭一喜,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因為張小姐雖是討厭,但口才了得,若真的跟她在同一陣線,她那咄咄逼人的手段用在雇主之上,實是事半功倍;轉頭卻想:「但若雇主真的堅持要我立刻辭職呢?大概她這種人,也不會浪費時間在沒有結果的生意上,所以便懶得答我。她想必是欺善怕惡之輩,雇主才是她的老闆,她怎能得失?又怎會向他們耍手段?」憂慮之情,又即現於臉上。

周偉傑心道:「若她和何先生是串通的,志在威嚇我,以示私募基金的機會已消失,為求逼真,當然會不找我!」

他忽然靈光一閃,心想:「記得多年以前,曾學過一點談判技巧,面對不同的對手,會有相應的手段。對張小姐來說,我現在愛理不理,只以電郵跟她溝通,是屬於『冷漠型』的對手。嗯!應對之方,就是放軟手腳。因為這種人,最不能逼,所以向他們威逼利誘,最不管用。反之,在適當時候,刻意冷待他們,甚至乎假裝交易告吹,卻能引他們露出『底牌』!記得導師曾說,『冷漠型』的對手,雖然外表冷酷,但其實也很希望完成交易。若無興趣的話,即連談也不用談,『冷酷』也懶得裝,所以這種拖延戰術,最是奏效。這定是張小姐的詭計!她見言語不奏效,便以『沉默』來作為武器。我不應她的『舌戰』,以『筆戰』又不能收拾我,便只得玩『心戰』了!」似乎終於想通了張小姐的詭計。

過了一會兒,手提電話又是一震,原來是何先生回覆:「雇主是法爾興銀行。」

周偉傑在銀行界已打滾了五年,雖是資歷尚淺,但也有一點脈胳。他知法爾興是全法國最大的銀行,近年收購了一間美國商業銀行,更是如虎添翼。

可是,收購之後,即遇上金融海嘯,內部的人事鬥爭激烈,重組及裁員不斷,實是混亂不堪。他亦有兩個朋友在那兒工作,兩個月前,都分別給銀行辭退。他心想:「這間銀行,可算是『人間地獄』!一年前才四出招兵買馬,前陣子便大規模裁員,現在又再請人,實是沒完沒了。」

周偉傑一看手錶,已是差不多五時半,仍不見張小姐的回覆,嘆了一口氣,只得繼續以電郵問何先生:「請問這個崗位是新增的,還是補替辭職的雇員?」雖是隨便一問,但也是一般應徵者想知的問題,何先生也不能說他什麼。

再過了一小時左右,才收到何先生的電郵:「是新增的。」

周偉傑好像忽然想通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心想:「我何不裝作有興趣?若張、何二人真是同謀,我大可讓他們知道,我對這份工作也有興趣,嚇他們一下,張小姐定不敢再耍什麼花招,還不乖乖的聽我話?」想了一會,起了幾個電郵草稿,仍不甚滿意,最後決定以電郵向何先生說:「這份工作不錯,請讓我想清楚再答覆你。」但仍不敢太過主動。一來,他對法爾興銀行毫無興趣,若說得太正面,何先生真的給他安排面試,他實不知如何推辭;二來,他亦始終有點擔心張小姐會有什麼麻煩的後著在背後。

再過了一小時,已差不多晚上七時半,他正準備下班,但再也收不到何先生的答覆。

此外,已是差不多一整天了,張小姐依然沒有跟他聯絡。早前張小姐不停的致電給他,使他不勝其煩。現在卻一整天沒有收到她的回覆,亦教他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但既然認為這是張小姐的陰謀,若忍不住的向她詢問事情的進展,便可能會露出『底牌』,除默默苦等之外,實已無他法。

下班後,他約了嘉儀,在灣仔「三里屯」裡的一間高級意大利餐廳吃晚飯。

「三里屯」是一個在灣仔眾多商業大廈當中的一個平台。那兒商業大廈林立,商廈又以行人天橋貫通,平日的人流甚多,地產商乘機把商場的平台改建,把地方分成大小不同的店舖,專門租給一些特色餐廳,形成一個食肆。

他們亦算慳儉,甚少會到這些高級餐廳吃飯,只是早前知道這間餐廳推出「團購」,可以付出甚為優惠的價錢於星期三享用晚餐,便決定一試。

二人坐下不久,點了菜,周偉傑便向嘉儀談起今日之事。

「你那位張小姐怎麼樣了?玩完電話沒有?」嘉儀問他,臉上露出頗為鬼馬的笑容。周偉傑苦笑,說:「妳還在取笑我。我實是比死更能受!」當下把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亦將

心中對張小姐及何先生二人之懷疑向她解釋一遍。

「原來出現了第三者!」嘉儀忍不住格格而笑。

周偉傑嘆了一口氣,說:「妳認為他們是不是串謀的?」

「很難說,你說什麼,我很自然就會信了。但實情是否如此,我卻不敢肯定。只是既然你認為不應該放棄將要到手的花紅,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好放棄了這份工作,任那張小姐耍什麼花招,你根本不用理她。若雇主願意等的話,故然是好。但若它等不及,也沒有法子。你既已盡力,也不用太過介懷了。其實華哥說得很有道理。或許他看不穿二人的陰謀,但二人就是串通好,在表面上,也會裝作毫不相干。既然如此,你大可把二人分開處理就是了。你還沒有簽約,難道便不能繼續找新工作?雇主也不可能只得你一個人選。而且,他們隨時也可再找人。我們此時再留意新工作,又有何不可?反過來說,就是你對法爾興銀行的工作興趣不大,也不代表你已露出『底牌』。你除了私募基金的工作之外,還可以有其他機會,是張小姐無法知道的。此外,你也可以堅持留在華資銀行裡,亦無不可。所以,無論他們是否串通,你都把二人分開來處理,似乎會簡單一些。」嘉儀向周偉傑說出自己的看法。她並沒有想得這麼複雜,亦認同華哥建議的處理方法。

「嗯!」周偉傑只應了一聲,亦覺得嘉儀說得有理,心想:「其實那管對方玩弄什麼陰謀詭計,既然對方的要求已超越我的『底線』,又何須再傷腦筋?」道理雖是這麼說,但這幾天以來,他還不是給張小姐弄得忐忑不安?

他又再嘆了一口氣,說:「其實兩個月的額外花紅,代價是太大了。若雇主堅持要我立刻辭職,就應該給我一點『加盟費』作補償。其實他們就是認為兩個月太多,也至少給我一個月罷?還有幾個星期便會收到花紅,我想這個要求也不算過份罷?可惜張小姐大耍手段,又不准我再與雇主商量。若雇主親口向我說不,我可能還會服氣一點!」

「那張小姐真可惡,但我們的偉哥也沒有示弱,還剛好對法爾興銀行表示有興趣。她現在可能已給你嚇怕。說不定立刻便要寄一個電郵給你,答允你的所有要求呢!」嘉儀笑著說。

正當二人談笑之際,忽感到桌上轉來一陣短促的手提電話震動聲,原來周偉傑剛好收到一個郵!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