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人人都說但不懂的大灣區》

之前立法會議員到大灣區城市考察,參觀不少中國內地的企業和設施,不論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都提出要把握大灣區的機遇,並要求香港政府急起直追,迎接大灣區的機遇和挑戰。在這個議題上,民主派議員的反應還要比建制派來得活躍和積極,可見現時的政治氣氛令民主派都要重返務實,探討政策議題。

不過,人人都說大灣區發展這樣那樣,又是否代表大家真的懂這是甚麼回事呢?

對香港而言,大灣區其實有三種意義,分別是產業分工、區域分工和合作、香港與粵港澳的接合。

首先在產業方面,香港已難在互聯網產業、科技產業等方面與大灣區城市爭長短,皆因香港早呈落後形勢。相反,香港現時金融業、服務業仍處廣東的龍頭位置,因此香港應該鞏固好這些產業的優勢,帶動大灣區的相關產業發展。

其次,香港相對於中國內地,仍是一個享譽國際的國際金融中心,仍然可以根據《基本法》以自己名義參與不同的國際組織,與不同經濟體簽訂各類經濟協議。這種彈性和特殊地位,都是其他大灣區城市不能享有的,因此香港在這方面確實大有可為,亦可以憑這些條件成為大灣區的龍頭城市。

香港在大灣區整體規劃上,難以避免要跟中國內地接合。當港珠澳大橋通車,加上邊境基建落成,新界和大嶼山的地位將會變得重要,而整個香港的發展重心將會西移和北移。當然,這些重心的移動有助減輕維港兩岸的負荷,可以使香港的整體發展變得均勻,例如新世界發展斥巨資、指明要利用科技和創意打造 SkyCity 航天城商業項目,就是前瞻性地看準香港在大灣區發展的潛力,以及將來機場三跑與港珠澳大橋優勢結合的一例,既有商業智慧,亦有進取眼光。

相反,政府和政治人物很多時候都只是將要做的事停於口頭,但實際卻沒有具體方法去落實這些規劃。到底政治人物和政府在這些領域上又有多進取呢?香港要在未來爭奪成為大灣區龍頭,已要面對重重阻力,而只說不做,只會令阻力愈來愈多。

人人都說大灣區發展好,但是否人人都懂如何發展、如何有利香港呢?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