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公共衞生的威權化現象》

去年 6 月,政府曾經提出修改《吸煙(公眾衞生)條例》,規管電子煙和另類煙草製品的售賣、宣傳等,將這些產品與傳統煙草製品看齊,不過建議一出,就觸發醫學界、教育界反彈。最終政府 180 度改變立場,未經過公眾諮詢程序,就將政策方針完全扭轉,由修法規管容許售賣變成全面禁售、禁出入口、但容許吸食。

今次的法例修訂有點不尋常,不像過往其他政策、法例改動那般,進行公開諮詢程序。今次單憑醫護界、教育界和家長的聯署和記者會這些連環攻勢,就令政府「轉軚」,令人質疑是否符合過往的一貫標準。支持政府修例的,不少來自民主派的專業人士和功能組別議員,他們也沒有就程序公義問題仗義執言,要求政府先走正常諮詢程序。

公共衞生議題是最政治化的議題之一,程度僅次於國家安全,兩者同樣可以「公眾利益」的道德高地為基礎,禁止某些行為,甚至以此強行在社會和議會闖關,凌駕程序公義。今次修例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將「另類煙草製品」全面禁止,即意味加熱煙或未來其他有機會出現的煙草相關產品都會被全面禁止,做法非常荒謬。

所謂「毒品」定義本身都隨時代改變,放寬與否更大程度與政經因素有關。早期禁毒處與衞生署將酒精、煙草和毒品相提並論,在公眾教育當中塑造到三者對人體均會造成負面影響。可是,近年政府力推「區域的葡萄酒貿易及分銷中心」目標,廢除葡萄酒的酒稅,同時間政府部門也再沒將酒與煙、毒品放在一起討論,宣傳主要針對酒後駕駛、未成年飲酒的問題。

對酒、煙的雙重標準,似乎更大可能是出於受眾多少與是否有利可圖的考慮,多於打從心底真的關心市民健康。政府裏一班「為民請命」的官員、立法會的一眾道德衞士、專業界別的多股清流,相信也知道廉價酒精對香港人的身體禍害,他們又會否一如發動禁止電子煙聯署那般,推動重設酒精稅,甚至全面禁售酒精飲品呢?

現時的立法問題漏洞太多,例如所謂「售賣」、「分發」的定義不明。舉個例子,假若將來有關法例立法後,A 君家中存有大量加熱煙「煙彈」和電子煙煙油仍未使用,A 君的朋友請 A 君食飯來換取他的加熱煙「煙彈」,這樣會否觸犯法例呢?法例含糊不清,又透過刑事化增加非民主產生、欠權力制約的政府權力,這絕非樂見的趨勢。立法急於一時,只會做壞事,令更多市民隨時誤墮法網。

以公眾利益、公共衞生為由禁止某些行為和產品,事實上只會令香港走到更不自由的威權道路之上。兩方案均現強烈反對聲音,更可能有第三條路出現,這亦是公眾諮詢應該設立的原因。現時禁止電子煙的地區大部份都是獨裁、專制政府,禁止加熱煙更只得澳門和新加坡。全禁之後,香港又向無民主、無自由的威權政體邁出一大步。

  • 原載:《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