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擁有新聞自由,為何對真相視而不見?》

一般國際新聞組織的世界新聞自由排名中,排行靠前的都是北歐國家,包括挪威、瑞典、芬蘭等,墊底的則依序為越南、中國、敘利亞、土庫曼斯坦和朝鮮,但是,高的新聞自由排名是否就代表人民真正得到吸收資訊的充分自由?擁有新聞自由,會否肆無忌憚地採訪和報導未被證實的新聞,就算錯誤也有恃無恐?若因為所謂信念而把自己的期望當成事實,那又是否稱得上真正的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

在荷蘭舉行的 NEXUS Conference,由各國知名學者或思想家就熱門主題作論辯,去年二零一七年,首次邀請中國學者參與,而應邀與會的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面對西方學者質疑中國人權、貧富差距等議題,強調「民主與專制」的政治典範正在轉向「良政與劣政」。

在討論當中,最意外的是聽到 NEXUS Conference 創辦人 Rob Riemen 就中國的人權問題質疑說,中國的人權問題非常惡劣,每年都有異見人士被處決,再好的經濟發展也無法掩飾中國沒有自由。張維為則說,中國人權好壞,應該首先問中國人,中國現在每年出境的人次已超過一億三千萬,他們 99.999% 都回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為什麼要回到一個照你所說的沒有人權的國家呢?事實一定和你所說的正好相反。

荷蘭是新聞自由排名最前的幾個國家,作為 NEXUS Conference 創辦人,為何會以為中國不斷在處決異見分子?無疑中國仍然有死刑,但如非十惡不赦者,罕判死刑,如果牽涉到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很多時候也都是幾年監禁,儘管如此,台港報導有相關案件時,都會鬧得沸沸揚揚,如果真處決了異見人士,那還不被大肆報導?身處資訊自由的荷蘭,為何對真相視而不見?

美國的新聞自由排名不高,去年排名四十三,稱得上自由,但是關於中東地區的軍事活動,例如不久前敘利亞化武攻擊事件,主要媒體上完全是偏頗的報導,只是反覆地指責巴沙爾政權殘害人民,俄羅斯則包庇敘利亞政府,一面倒支持轟炸,聽不到質疑的聲音,不曾懷疑化武攻擊事件有各種可能性,就連作為證據的影片中的不合理情況,都完全視若無睹。新聞自由在這一刻去了哪裡?

法國總統馬克龍無條件支持美國空襲敘利亞後,對出訪美國之行充滿信心。雖然美國最後公布延長歐盟的懲罰性關稅寬限期,但在伊朗核問題、巴黎氣候協定、歐盟貿易摩擦問題上,特朗普完全無視法國的建議。結果馬克龍在訪問結束前的國會演講中全面攻擊特朗普:力陳自由貿易理念,反對貿易戰,批評美國優先,又推祟中國和北韓這些專制政權領導人;其中特別多次提到,歐美民主社會以開放、多元化和平等價值為基礎,然而開放、多元化和平等價值,為何沒有在歐美推動民主的中東地區出現?

擁有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顯然沒有讓荷蘭 NEXUS Conference 創辦人、也沒有讓美國主要媒體及法國總統馬克龍更準確和清晣地了解這個世界,因為個人的立場和偏見局限了他們的認知,他們很大程度上對自己接觸的資訊做了過濾,如果認識到這是自我審查還好,可惜這已是既定的思考模式,用一個更通俗的說法,是已被洗腦。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中國落後了百年,難得重新走上發展和復興的道路,世界上眾多發達國家引為參考。在很長時間中,西化就等於現代化,向西方學習、效法西方的優勢,似乎是毫無疑問的,然而,全世界也有太多西化卻失敗的例子,足以警剔中國在學習過程中同時考慮自身的困難和限制。結果,中國走上和歐美不相同的道路,卻仍然取得成功,令中國忽然被針對,忽然成為美國的對手,當中的差異更被放大;對多元和自由的不同理解,被視為文化差異。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