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中國曾動用外匯儲備救香港?》

數年前,與一位大陸客人會面。閒談間,聽到對方說九七年時,香港遇上金融風暴,全仗中國動用外匯儲備拯救香港云云。對方年逾四十,金融風暴發生時不過是剛出頭的年青人,加上當年不在香港,記憶有所偏差亦不出奇,筆者也是一笑置之。

可是,近年看到越來越多大陸網上頻道,言之鑿鑿的說當年中國曾動用外匯儲備救港,甚至乎有部份香港人也琅琅上口的這樣說。這絕對偏離事實,筆者不得不把這件事說個清楚明白。

首先,九七年的時空與現在完全不同。現在,中國經歷過這二十多年間急速發展,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強國,GDP 已有美國的 63% 以上,考慮到購買力的不同,中國經濟總量甚至乎已超越美國。中國的貿易量亦連續兩年是世界第一。此外,中國 5G 科技專利數量也是全球稱首,創新科技應用之發展一日千里。今時今日的中國,國力強大,外匯儲備豐厚,莫說是救港,就算是十年前美國遇上金融海嘯,還不是靠中國那 4 萬億的基建投資及 10 萬億的瘋狂借貸,才穩住了全球經濟?當然,中國當年應否這樣做,是另外一個課題。

可是,二十多年前的時空,跟現在並不相同。九七金融風暴期間的情況與現在的分別,列舉如下:

一、中國經濟於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及朱鎔基的改革後,才再次起飛,但直至九七年,經濟總量還只等同美國 GDP 的 11.2% 左右,仍是羽翼未豐,相比今時今日的 63%,不可同日而語。

二、九十年代中後期,中國尚未加入世貿,國際地位亦遠不及現在;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美國誤炸,中國政府也只是發聲抗議,民間鬧了幾場示威遊行而已,絕不敢動粗。那幾年,美國航母駛過台海,中國亦是無可奈何。這才是當年的史實。那時候,美國國力如日中天,無論經濟、軍事和政治都遙遙領先所有國家;中國的發展仍在起步階段,國策向來是韜先養晦,悶聲發大財。

三、九七年間,香港外匯儲備有 1,000 億左右,中國只有大約 3,800 億。香港回歸時的 GDP 佔中國的 21%。直到現在,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多年,香港 GDP 佔比下降至 2% 左右。由此可見,二十多年前,中國和香港的實力差距和現在不一樣。那時候,香港的經濟力量亦遠勝中國任何一個城市,佔比仍十分重。其時,全國所擁有的外匯儲備,只是香港的不足四倍。

四、其實,中國從來沒有動用外匯儲備救香港。當年,在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方針下,香港特首曾向中央請示,中央表態支持,僅此而已。於是香港政府便動用香港的外匯儲備買股票,勉力支撐大市,與索羅斯等炒家對賭。戰事完後,政府退場,便成立了盈富基金。

五、當年,中國政府做得最對的事,就是見死不救。豈能用珍貴的外匯儲備來救港?當年中國實力未豐,若牽連進去,只得區區 3,800 億左右的儲備,如何面對世界性資本?不怕被拖垮嗎?如果當年中國出手支持香港,或許反過來會燒身。中國棄香港於不顧,才是上算。

六、索羅斯也沒有輸,他在香港也是賺錢的,而且他利用聯繫匯率的漏洞,使拆息扯高,股市大跌。其後,香港經濟從 1997 年衰退至 2003 年,難道這樣也不是贏了嗎?別要聽到「香港政府擊退炒家」,就走出來替中國邀功。其實,香港不見得是贏了。

總的來說,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責任或義務去特別照顧香港。當年,中國政府招商引資,引得一大班香港和海外商人回大陸設廠,專業人士走訪兩地交流,制定相關政策。後來,中國企業以香港作為海外集資平台及融資渠道。凡此種種,有其客觀因素,大家不過是互惠互利罷了。

九七前,香港經濟總量的佔比仍重,大陸政府縱有動機去救港,但國力未豐,正是自顧不暇,亦絕不值得動用珍貴的外匯儲備救港。

現時,中國羽翼已豐,亦早已有兩手準備,設立前海等自貿區,加上人民幣業務國際化,總會有自由兌換的一天。今時今日,中國就更加不用理會香港了。對中國來說,香港已是可有可無的地方。現時,中國是有能力救港,但卻不一定要救。

筆者認為,煽動中港矛盾和仇恨,絕不可取,但也沒有必要硬銷「中國救港」,然後強迫要港人「知恩圖報」。畢竟,雙方合作的關係都是互惠互利,不是一面倒的局面。中國當年並沒有動用外匯儲備救港,才是歷史真相,不得不說清楚。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