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怯戰投機的吳志揚》

今年農曆新年,在桃園傳出一個消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前桃園縣長吳志揚宣佈回鍋參選桃園縣第三選區立委,挑戰現任立委陳學聖。

吳志揚出自政治世家,其祖父吳鴻麟、父親吳伯雄曾任桃園縣長,尤其吳伯雄,是蔣經國時期起用台籍人士之一,曾任內政部長,1994 年在民選省長初選中落敗於宋楚瑜,其後歷任總統府秘書長、國民黨秘書長、副主席,並在馬英九因特別費案被起訴而辭去黨主席期間當選黨主席。

吳志揚於 2004 年當選桃園縣區域立委,2008 年落戶桃園縣第三選舉區當選立委,一年後轉戰桃園縣長成功,2014 年參選升格後的桃園市市長選舉落敗,2016 年被國民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

當年吳志揚當選縣長後,其第三選區的立委席次懸空,國民黨提名曾任台北市議員及區域立委、剛卸任桃園縣文化局長不久的陳學聖參選,但因泛藍分裂而落敗。不過陳學聖於 2012 年立委大選成功當選,在 2016 年國民黨的逆風下,亦以不足四百票的差距險勝;2018 年得到國民黨提名參選桃園市長,但以十四萬多票的差距大敗。

吳志揚在農曆新年時給國民黨桃園市黨員的信中提到,「雖然本黨市長候選人各區均難敵對手,但志揚盡心輔選的資深優秀議員與年輕一代新人,拚出了議會席次過半成績,也於此向您致謝」。其實就是暗串陳學聖選得難看,而聲稱自己為市議員輔選有功。

陳學聖自從參選市長以來,其民調一直落後於鄭文燦,除了因泛藍分裂以外,亦是他不接地氣,較難與市議員有效連結,很多宣傳都集中於空戰。所以一度有傳國民黨會換人,但最後陳學聖仍然選到底,還好最後有韓流加持,才不至輸得太難看。

不過,吳志揚也好不到那裡去。

吳志揚在 2009 年參選桃園縣長時,有其父祖所打下的基業,加上朱立倫接近八年的施政加持,而對手鄭文燦也是臨危受命匆忙上陣,但投票結果吳志揚只是贏不到五萬票。

2014 年,國民黨處於逆風苦戰,最初吳志揚的民調仍然穩定領先於鄭文燦,但最後的開票結果令人大跌眼鏡,吳志揚以不到三萬票的差距落敗。江湖傳聞,吳志揚的落敗與其副縣長收賄疑雲、以及其施政薄待消防員有關。之後的 2016 年立委選舉,桃園市的國民黨立委席次由六席大幅下跌至兩席。

吳志揚在 2016 年被國民黨提名出任不分區立委,當時他是所謂「政治組」,意思是以不分區立委的身份經營選區,再於兩年後轉戰地方首長,而且還要簽下承諾書如期參戰。吳志揚選桃園,同屬「政治組」的還有雲林的張麗善與花蓮的徐榛蔚。

2018 年,張徐二人如約出戰雲林與花蓮縣長而當選,吳志揚卻宣佈不參選。據知,吳伯雄的反對是其中一個因素,當時吳志揚亦準備連任中華職棒會長,要避免被人說一腳踏兩船。當時吳志揚接受訪問時說已經選過市長兩次,對選民而言已經欠缺新鮮感,又說「還要選到幾歲,難道要從年輕選到老?」,如果國民黨非要他不可,他才會出來選,相反沒有「眾望所歸」的氛圍也就不會勉強。

既然他說自己是老面孔,今次又如何自圓其說呢?他說,會以新人的心境,再一次從頭開始。

其實鄭文燦在 2014 年爆大冷險勝之後,他自知權力基礎不穩,因為只是掌握桃園市府的政權,而國民黨仍在市議會中掌握穩定多數,所以他不像正國會的台中市長林佳龍或同屬新系的台南市長賴清德般霸道施政,身段相當柔軟,對藍綠不分彼此,資源照樣發放。在去年的大選中,他還為友好的藍營(甚至國民黨)的市議員候選人站台。

所以,吳志揚除了家庭與職棒會長兩個因素外,明顯是因為鄭文燦的民調過高而怯戰。如果真的是因為老面孔的話,從 2004 年已經在桃園選舉的人,比起 2010 年才在桃園選舉的人是更老的面孔吧。筆者不禁要問,吳志揚還要選立委選到幾歲,難道要從年輕選立委選到老?

其實吳志揚不要以為民進黨現在氣勢走下坡,桃園的立委席次一定可以全數贏回來。因為立委選舉的結果容易與縣市長的選舉結果連動起來。鄭文燦在去年大勝連任,說不定現在民進黨在桃園的立委席次可以保住。

吳志揚自己施政有問題丟失江山,被提名為不分區立委,約定出戰桃園市長選舉,臨場怯戰就已經不對。現在還要乘國民黨氣勢強,去選自己已經放棄了的選區,吳志揚簡直是既怯戰又投機。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