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研究中心《跑步賽遍地開花.素人出沒注意》

香港去年共舉辦了超過 200 場長跑及越野跑活動,可見長跑風氣熾熱,當中有長跑發燒友透過參與競技賽事,挑戰自我;也有素人抱着湊熱鬧的心態,與好友一同在跑道上玩樂。可是,近年偶爾發生跑手暈倒猝死的事件,令人關注賽事的風險、急救服務是否足夠、素人們會否過分催谷訓練等問題。在大型體育賽事逐漸普及的年代,主辦單位應如何確保賽事能順利進行,同時保障參加者安全?

根據體育網站「運動版圖」的活動日曆,本港近年舉辦的長跑及越野跑活動,由 2013 年 136 場,上升至去年 213 場,即平均每周有多於 4 場賽事舉行。除了數字有所上升,這些賽事的種類也相當多元化,去年舉行的包括有路線橫越一百公里麥理浩徑的「樂施毅行者」、以卡通人物作招徠的「LINE FRIENDS RUN 2018 Hong Kong」、以「玩.食跑」為主題的「香港街馬」、只限女性參加的「Agnès b. hong kong ladies run 2018」等,可見部分主辦單位各出奇謀,在長跑活動中加入新元素,以吸引長跑愛好者參加。

云云長跑賽事中,不少賽事的名額以萬人計,以今年舉行的「香港渣打馬拉松」為例,參賽名額多達 74,000 個。由於參加者眾多,主辦單位難以知悉每名跑手的體能及健康狀況,加上本港近年偶爾有參賽者猝死。在 2015 及 2017 年的渣馬十公里賽事中,便分別有一名二十四歲男子及五十二歲女子在比賽期間暈倒,送院搶救後不治。因此如何保障跑手安全,值得主辦單位認真探討。

現時在本港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內舉行任何體育競賽活動,必須向漁農自然護理署申請許可證。智經向署方查詢相關的審批准則,以及會否要求主辦單位提供急救服務。署方回覆指,考慮因素包括活動是否配合郊野公園用途、對自然環境及其他使用者會否構成影響等;而署方亦會要求舉辦團體確保於活動期間提供完善的急救服務。

有研究推算,每 100,000 名馬拉松參加者中,有 0.5 至 2 人因賽事突然死亡。雖然研究同時指出,有關比例遠低於大部分日常活動,但其嚴重性亦不容忽視。美國醫學博士 Peter A. McCullough 指出,在青少年及二十至三十歲的死亡個案中,最常見的原因是死者患有肥厚性心肌症,此病一般難以在出生時被發現。由於患者的部分心臟肌肉過厚,以致進行劇烈運動時血液未能流入過厚的心室,引發心室顫動,最後導致心臟停頓。

方案一:跑手須提交健康證明

為了確保參加者的體能符合賽事要求,法國及意大利已推出法例,要求參與體育活動之人士,必須提交健康證明文件,才可作賽。但不同賽事對參加者的要求,亦各有不同,以法國巴黎馬拉松為例,參加者在領取號碼布時,需提交由醫生簽署的健康證明文件,證明自己沒有被發現不適合作賽的跡象,但未有指明需要接受特定檢查。至於意大利的威尼斯馬拉松、佛羅倫斯馬拉松等,則要求參加者接受詳細的身體檢查,包括驗尿、靜態心電圖測試、肺功能測試等,要求較為嚴格。

除了提交健康證明,也有長跑賽事設有參賽門檻。以 2020 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的參賽準則為例,參加者必須提交於 2018 年 9 月 15 日或之後的比賽成績,並且達標,才可報名參加,而在十八至三十四歲的群組中,男性的達標時間為三小時,女性則為三個半小時。

在香港,一般長跑及越野跑賽事均沒有要求跑手提交健康證明,其中渣馬全馬的參賽要求,只規定跑手於 2019 年年滿二十歲或以上,並在報名程序中填報於過往三年內,曾參加及完成任何本地或海外十公里或以上距離的賽事。

香港業餘田徑總會指出,曾探討要求參加者填寫有關身體狀況的問卷,惟計劃最後未有落實。不過,有心臟科專科醫生認為,健康問卷的準確度及敏感度很低,例如現時市民報名參加康文署運動興趣班時所填的問卷,一般只會問有否患有高血壓、胸口痛、氣喘等,加上部分賽事名額僧多粥少,跑手如能成功抽中,即使感覺身體有小毛病,也有機會不申報。他又指,雖然透過心臟超聲波可偵測到心肌肥厚病人的心跳有否異常,但市民在部分公立醫院輪候有關服務需時超過兩年,假如數以萬計的跑手被強制要求接受心臟檢查才能參賽,相信將對本港的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擔。

方案二:引入私人急救服務,惟質素成疑

意外屬意料之外,即使做好賽前準備,亦難免有跑手在比賽期間受傷。近日有報道指,本港近年舉辦的體育賽事愈來愈多,由於醫療輔助隊及聖約翰救傷隊的急救服務供不應求,因此不少私人公司看準商機,為這類體育活動提供服務。

香港現時未有就坊間的大型體育活動,訂立急救服務人數及相關指引,僅說明學校組織陸運會或水運會時,應盡量邀請聖約翰、醫輔隊等在場當值和提供救護服務。

智經向數間提供急救服務的公司聲稱有意舉辦十公里長跑活動,其中有公司職員建議在起點、終點設四至六人駐守的急救站,另在五公里位置設兩人駐守的急救站,以及兩輛沿途巡邏的單車流動急救隊,連同急救用品、心臟去顫器等器材,收費為 9,000 至 13,000 元,視乎日期及急救人員的經驗而定。另一公司的職員則提議在起點、終點及折返點設立急救站,每個站由兩名人員駐守,當中至少一人獲急救認可資格,每名人員收費 1,200 至 1,400 元。由此可見,不同公司對舉辦同一活動的人手分配,均有不同的意見,屬「新手」的主辨單位,實在難以判斷它們的質素,以及調派多少救護人手候命才算足夠。

方案三:長跑組織訂建議,救護四分鐘內接觸傷者

不過,舉辦長跑活動又並非無例可依,參考外國組織的建議,或能從中得到啟示。根據國際馬拉松及道路賽協會(AIMS)一系列的指引,道路長跑比賽適宜在氣候清爽的日子舉行,當比賽日的氣溫高於攝氏 21 度、濕度高於 50%,跑手因炎熱而受傷的機會便會增加;若果氣溫超過攝氏 28 度、濕度接近 100%,則不適合舉行長跑活動,主辦單位可參考比賽城市過往的天氣數據,訂定舉辦日期。

除了在非常寒冷的天氣下舉辦比賽外,一般賽事均建議在早上起跑,讓精英跑手能在最佳環境下作賽,同時使大部分參加者可在下午中段,即約三時、氣溫最高的時間前完成賽事。

協會又建議每項賽事應設有一名醫療總監,該職位最理想是由醫生擔任,負責統籌所有關於賽事的醫療問題,而團隊應包括擁有運動醫學知識及急救經驗的醫生、處理危重個案及急救經驗的護士、物理治療師等。至於醫護人員的數目則取決於賽事的參加人數,以及相關賽事過往的受傷比率。

在急救服務方面,協會指出,全程少於二十五公里的賽事應有一輛救護車候命;多於二十五公里的賽事則應有兩輛救護車候命。而急救人員及救護車應分別以四分鐘及八分鐘內接觸到傷者為目標。假如場地有所限制,主辦單位可考慮以單車及電單車,將心臟去顫器送到傷者的所在地。

  • o 190220 b8a

方案四:左手、右手、直手擺係心口

雖然指引提出一系列建議,但當意外發生時,主辦單位的急救人員未必能及時接觸傷者,而最接近傷者的很大機會是同在路上競賽的選手。有急症科醫生指,如有人暈倒及心跳停頓,救援的關鍵是能否在「黃金四分鐘」內,施以心肺復蘇法等急救程序,因此參加者具備基本的急救知識,甚為重要。

本港消防處去年創作身穿藍色緊身衣的「任何仁」,推廣心肺復甦法,並教導市民利用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進行急救,帶出任何人均可在危急關頭救人的訊息。至於因運動而造成的不適及創傷,英國紅十字會早年就運動急救製作一套指引,教導如何處理人們在運動時失去知覺並停止呼吸、扭傷及拉傷、中暑,以及哮喘發作等情況,並呼籲跑手做好準備,在有需要時協助身邊的人。

基本方案:不靠奇蹟,只有累積

然而,歸根究底,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個人的身體狀況,所以跑手也有責任留意自己的狀態,如感到身體不適,便應考慮放棄比賽。再者,在跑道上沒有奇蹟,只有累積,參加者千萬不要輕視每項賽事的難度,應及早訓練,確保體能足以應付比賽,方可享受沿路每步風光,順利到達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