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權《你今日掘左野未呀?》

前文:《送狗迎新,三千年一次》


新春伊始,感恩一直在身邊支持鼓勵我的親朋戚友。正因為他們主動認識和理解考古學是怎樣一回事,才不用在新年聚會裡被三姑六婆問完升職加薪拍拖結婚孰仔孰女買樓炒股的例行公事之外,再贈送諸如:「你們最近挖到甚麼寶物啊?」、「誒,我家有件東西,幫我鑑定鑑定啊?」、「哪裡買到平靚正的古董?」等問題。

誠然,我只是一個不務正業、不學無術的「小嘍囉」,人微言輕,哪懂得指指點點。況且,世間有許多我們不知道,不可知道的事和物,地下的世界更是如此。

病患與甲骨文,水井與兵馬俑,堤壩與盤龍城…… 風馬牛不相及。卻因一次次的意外,許多瑰麗的古遺跡遺物重見天日;這一次次的意外,一些珍貴的文物免遭盜墓之禍;那一次次的不意外,大量遺存被洗劫,破壞的破壞,散失的散失,能被保護好的寥寥可數。

常有朋友問:「安陽殷墟發掘了這麼多年,還能挖出甚麼東西?」

殷墟確是發掘多年,從 1928 年算起,到 2018 年,已有九十年。雖然中間一段時間受戰火和動盪困擾,時有中止,但發掘很快恢復過來,更有驚喜的發現。

說是驚喜,因為有的文物藏在地下數千數萬年,不為人所知,我們的認知和想象力無法挑戰長時間累積下來的創造性的點點滴滴。

幾年前受導師指示,我負責發掘、記錄一個裝在大木箱裡的遺跡。這個木箱早半年便在考古現場封裝,並用大型吊車運送至考古工作站存放。一起發掘的,還有幾位資深技師、幾所大學的考古系學生,和一位攝影師。把頂端的填土清理後,從側面可看到,一個圓柱狀的灰坑裡層層堆疊了銀灰色的扁平狀金屬塊(部分樣品送往實驗室作掃描電鏡觀測及電子探針分析,基本確認是鉛金屬,故稱為「鉛錠」)。小則如巴掌,很輕;大則近半身,要二人合力方可抬起。大大小小的金屬塊加起來近 300 塊,重量超過 3 噸。

  • 考古現場的鉛錠坑(取自《河南安陽市殷墟劉家莊北地鉛錠貯藏坑發掘簡報》圖七)
    o 190219 B9A

圓坑的容積與殷墟眾多大型遺跡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然而,這麼特殊的遺物,數量多且重量大,是史無前例的發現。數十年來站在殷墟田野考古最前線的技師們,感嘆從未有見過這樣的文物。早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曾於安陽小屯的殷墟宮殿區發掘出兩塊相似的金屬塊,稱為「錫錠」。九十年代初,陳光祖先生仔細研究,並用科研儀器檢測,最後確認是「鉛錠」。

如果有這麼驚人的遺物,為甚麼過去未被發現?其實,何止鉛錠,地下到底還藏著怎樣的秘密,根本無人知道。鉛錠的發現是故意為之嗎?也不是。事緣有人違規開挖大面積土地,機械無情,鐵爪一下便把鉛錠坑挖走一部分,有的鉛錠失去泥土支撐保護,散落在附近,留在原位的亦無可倖免,受力後嚴重折曲、斷裂。考古隊聞訊,立即進行搶救性發掘,鉛錠及鉛錠坑才得以部分保留,否則被持續破壞,我們將失去極重要的研究材料。

過去未被發掘時,鉛錠坑已躲過一次又一次的盜掘禍害。根據記錄,那一帶出現有等距的盜掘坑。鉛錠坑恰好在兩個盜掘坑之間,因此未被盜掘者發現。從而較完好的保存至今,可這種奇跡,我們可否感到慶幸?

  • 從泥土中浮選出的木炭(當中可能存有碳化植物)
    o 190219 B9B
  • 古代紅燒土塊表面的葉子紋及植物纖維痕跡
    o 190219 B9C

說來,考古工作者其實沒有選擇的機會,哪可能「今日想掘銅器」就掘出銅器,「今日不如掘玉器」就找到玉器的埋藏點。地下的大大小小線索均需要盡可能提取、保管,即使是一袋袋毫不起眼的泥土,也蘊藏著很多肉眼不見的信息。青銅器、玉器、漆器等極具觀賞價值的文物,自是可遇不可求。若失之交臂,便是失之交臂。我們惋惜意外的破壞,同時盡最大的努力避免造成意外,在室內仔細梳理多年累積的線索,順著線索一步一步發掘遙遠的過去。

備註:殷墟鉛錠的發掘內容,詳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陽考古工作站:《河南安陽市殷墟劉家莊北地鉛錠貯藏坑發掘簡報》,《考古》2018 年第十期。

  • 阿權,在考古田野和實驗室的路上,徘徊的,某個宅男。喜歡收集舊物,閒時採集樣本,享受發掘與實驗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