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福山反特》

今年元旦,福山接受傳媒訪問,說明他在《身份》一書裡提出的「身份政治」理論,怎樣用來解釋當前多個西方國家裡出現的政治矛盾。他說,在英國,投票支持「脫歐」的民眾,認為歐盟令大量移民湧入英國;他們要起來制止,但他們的意見卻不受精英們重視。在法國,參加黃背心運動的人,都不是有國際視野、受惠於全球化的巴黎居民,他們是被精英們遺忘了的一群。在德國,很多老百姓都反對默克爾收容大批敍利亞難民,覺得這會給德國文化和國民身份帶來他們不願見到的改變,而精英們對他們的聲音充耳不聞。這些國家都出現了同一個問題:選民們覺得自己的意見不受理會,自己的身份不受尊重,於是他們用選票或者抗議行動來表達他們對精英們的憤怒。

美國的問題也是一樣,一批在全球化的環境下沒有受惠甚至受害的美國人,抱怨美國的管治精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內。福山說,令他覺得要寫《身份》這本書的,是特朗普代表的右翼身份政治。(該書序言的第一句:「如果特朗普沒有在 2016 年 11 月當選美國總統,我便不會寫這本書。」)

他指出,去年 11 月美國的中期選舉很能說明這問題。特朗普身邊的人都對他說,他的減稅政策和經濟強勁的表現是他的優勢,在競選中應該拿來作為共和黨的賣點;可是,特朗普偏要大談移民如何可恨,大力宣傳他針對移民的政策措施,包括剝奪他們在美國出生所得的公民身份、派軍隊到邊境堵截要滲入的恐怖分子等等,把選舉議題從經濟轉移到身份問題,即種族、宗教和家庭出身問題。這是在助長社會的兩極化,是民主社會當前面對的最大威脅。

福山又認為,強人政治是身份政治和民粹主義的產物。特朗普是強人政治的信徒,而強人政治的特點,是政治強人用民粹衝擊制度,利用群眾的支持,凌駕憲制上的制衡力量。任何力量,包括法院和傳媒,如果妨礙他達到個人堅持的目標,他都會不擇手段地把制衡力量摧毀。福山說:「很遺憾,我們的總統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

福山說這話時,特朗普和國會有關築牆問題的衝突還未開始,所以他只說了法院和傳媒,沒提國會。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