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輝《中程導彈協議.核戰邊緣的 1983 年》

前文:


 

美國在 1983 年開始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再加上列根種種針對蘇聯的政策,令美蘇多次進入備戰狀態,核戰一觸即發。

列根在 1981 年上場,這位痛恨共產主義的美國總統,指責蘇聯是邪惡帝國,在廣播試音時以:「俄國會被撤底消滅,我們將在五分鐘後轟炸它」作為玩笑。

表裡表外,他都以打倒蘇聯為使命,透過政治、經濟、軍事全面向蘇聯開弓。

列根大幅增加國防預算:海軍有六百艘艦的擴建大計,空軍重啟 B-1 戰略轟炸機計劃,生產新型的 MX 洲際導彈;最刺痛蘇聯的,是推出星球大戰計劃,在外太空攔截來襲的核導彈,中和蘇聯的核威脅,破壞美蘇之間的核平衝。

列根又向蘇聯採取心理戰行動(PSYOP),要美軍故意令蘇聯緊張,讓克里姆林宮覺得他是一個不怕死的狂人。在 1983 年,戰後首個在北太平洋舉行的三航母演習「FLEETX 83-1」,海軍多架戰機故意飛入蘇聯領空。在歐洲部署潘興二型導彈前,北約舉行了模擬核戰爆發的指揮通訊演習「優秀射手」(Able Archer 83),讓蘇聯以為北約有發動攻擊的企圖,軍隊進入最高戒備。

當年的克里姆林宮被迫得瘋狂,確信美國會隨時發動核戰,特工 KGB 和軍方的情報機構 GRU 更首次合作,進行優次最高的 RYAN 行動(Nuclear Missile Attack 的俄文簡寫),專門搜集美國準備核攻擊蘇聯的情報。正因為克宮的神經緊張,鐵幕紅軍成為驚弓之鳥,將大韓航空的 747 當作美國的間諜機,闖下了擊落民航機的大禍。對克宮來說,將俄國消滅不是玩笑,而是生死存亡。

在軍事競賽的陰霾下,大家相信世界核戰是迫在眉睫。《時代雜誌》的民調發現,年輕人最擔心的問題,是核戰會在他們有生之年爆發。在 1983 年,美國一套電視《The Day After》展示人類在核戰爆發後的可怕場面。

代表著世界滅亡時間的末日之鐘,距離末日的時間在 1984 年被調校至僅得三分鐘,這是 1952 年以來,最接近滅亡的時間。

當年要守護地球的安全,未必單靠美蘇的領導人,還有的是頭腦清醒的軍人。在 1983 年 9 月 26 日,一名負責核警報的蘇聯軍官彼得羅夫(Stanislav Petrov),在幾分鐘內收到五顆導彈來襲的警報,幸好他認為美國如真的發動核攻擊,導彈必會數以百計,故此斷判是預警失誤,沒有將警報上報。以當年克宮的精神緊張,因為一個誤報而作出毀滅地球的決定,不是沒有可能。

待續。

  • 陳志輝,自稱艦艇愛好家,熱愛拍攝軍艦,近年研究海軍和香港的關係,著有《戰艦尋蹤:海軍在香港》一書。